大中華膠面對嘅心理關口:政治篇

上一篇文章《大中華膠面對嘅心理關口:文化篇》,討論左八十後同之前嘅世代,成長時代,中華文化係香港開支散葉,受其薰陶,心理上並非對中華認同絕緣嘅天然獨。故此,佢地要支持港人獨有身份認同,必需要跨過文化同政治兩個心理關口。否則,所有嘅「冇水冇電論」,都接觸唔到問題核心。香港人嘅文化認同,係49年之後嘅南來文人所塑造,經過幾十年之後,己經演化成港人獨有嘅獨立體系。第一個關口,就要承認,港人文化體系,雖承傳自華夏文化,但係同中、日、韓、台一樣,雖係同源,但卻早已分流。

至於政治認同,亦係南來文人所帶來。雖然港英政府表面中立,但係五十到七十年代之間,實際上台港交流遠比中港交流容易,故此政府中立政策之下,國族論述係深受蔣氏國民黨所影響。梁羽生《萍踪俠影錄》嘅「忠君並不等如愛國」思想,實際上就係支聯會「反共不反華」思想。高舉鄭成功同陳近南嘅「反清復明」大業,又抹黑管治遠較鄭氏有效嘅施琅父子,其實同蔣介石嘅反攻大陸宣傳,關係千絲萬縷。同時,當日嘅南來文人,無視鄭經曾經爭取「不剃髮、不登岸」,將鄭氏政權化成朝鮮一類嘅朝貢國,「夫子筆削春秋,述而不作」嘅痕跡更見明顯。

用「民主中國論」做綱領,其實亦係依類思想嘅延伸,係失去蔣介石嘅蔣介石路線。係國民黨潰敗之後,香港仍然有四成左右嘅民眾,擁護反攻中國嘅路線,蔣公泉下有知,一定大感安慰。

以港人優先嘅立場睇,民主中國之後,香港再冇理據堅持一國兩制,係中國嘅民主議會裏面,定必係極少數,處境將比現時更困難。陳浩天係《100毛》嘅立法會選舉論壇,就曾經當面質問李卓人,而當日李卓人亦係無明確答案。到時候,面對經濟同文化侵略,更為無險可守。無需一國兩制,則無需香港獨立貨幣;無需港幣,則無需儲備基金。民主中國完全有理據,將香港人幾代嘅努力融入國家財政裏面。至於現時浮面嘅正殘體之爭同普粵之爭,係一國一制之下,更加難以堅持。唔好忘記,現時就已經有一個民主中國,以現代漢語為國語,將本省語言貶成土話。

而且,假設中國民主化無需分裂,本身就已經係一個理據不足嘅假設。梁啟超倡議中華民族,原來係以清廷嘅歷史戰功為基礎,疆域只係康雍乾三朝嘅戰功。假如乾隆短二十年命,新疆就幾乎一定係中華民族以外;假如嘉慶帝能力較高,或者新疆以西嘅中亞諸國,部份亦會係中華民族之內。故此,梁啟超嘅中華民族版圖,只係歷史偶然。百年之後,中華民族仍未有定義中華民族嘅實際邊界同實際成員。

孫中山同蔣介石實際上從未實現統一,激進如劉仲敬,甚至認為抗日戰爭,源頭係帝國沒落嘅邊界未明。到國共內戰之後,北京同台北都因為政治需要,將中華民族變成神主牌,毫無討論嘅餘地,亦影響到香港嘅大中華膠,甚少公開辯論中華民族嘅含義。練乙錚近年嘅帝國邊界論,算係香港本地較為現實嘅討論。中華民族裏面,部份外貌、語言、宗教同漢人都有顯著分別。佢地要融入幾多,先算係擁護中華民族呢?假如到最後,佢地認為唔獨立建國,則無以保衛固有文化,無以保衛宗教習俗,咁係民主中國之下,佢地要公投自決,其他族裔亦冇理據阻止。

所以董建華近日所講,競爭性民主會導致中國分裂,其實並非錯誤,因為中華民族嘅建構,本身並不穩健。反而一眾大中華膠,要捫心自問嘅係:當普世價值同中華民族統一變成魚與熊掌嘅抉擇,佢地會點樣揀?

局勢最詭異之處,係深黃鼓吹港獨,一旦成事,如果可以同北京搵到平衡點,以保障北京顏面方式獨立或者真正自治,未必會令中國四分五裂。但係大中華膠嘅「民主中國論」,一旦成事,幾乎可以肯定,下一個中國中央政府,必需要面對疆藏和平獨立,對中華民族嘅傷害,反而遠比深黃路線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