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中華膠面對嘅心理關口:文化篇

筆者一輩嘅七八十後,有時會好羡慕九十後同千禧後嘅「天然獨」。天然獨就係心底裏面完全唔受大中華主義影響,可以輕易咁係普世價值同中華帝國之間做出抉擇。但係大一輩嘅我哋,以及再大嘅香港人,其實都係大中華主義薰陶下成長。之前嘅「冇水冇電冇蔬菜論」、「經濟受制論」、甚至「You No Gun論」,只係女仔同男朋友扭計時候,黑哂面話「我冇野」一樣,完全未觸及大中華膠嘅直正心理。要佢地轉為諒解甚至支持香港認同,需要跨過文化同政治兩個關口。今期我地先討論文化問題,下期再討論政治問題。
香港對中華民族嘅文化認同,主要係49年之後南來文人所確立,並且同兩蔣治下嘅台灣文人不斷交流,繼而形成對中華民族嘅獨特論述。正面來睇,香港六七十年代嘅小型文藝復興,就係依個思潮嘅產物。南來文人將固有中華文化融入新派武俠小說同粵音漢語流行曲;電影工作者將武術融入電影,發展成武俠片,繼而再將武俠片裏面嘅情感,昇華成警匪片,都係香港將華夏文明,化為己用嘅例子。
到左九十年代,實際上已經發展成獨有觀念。例如《賭神》系列電影,雖然唔係古裝,但係裏面嘅劇情,為朋友及女友報仇,將計就計打敗騙子,都係武俠小說嘅格局。華夏文化,通過五六十年代嘅努力,已經成為香港文化嘅經絡。而更重要嘅係老一輩香港人心目中嘅華夏文化,實際上係經過幾十年演變,早就同北京治下嘅中國文化有所分別。正殘字體之爭、粵普之爭、甚至日常生活嘅排隊文化同衛生文化,只係最突出嘅例子而已。
對老香港人來講,香港所傳承嘅華夏文化,亦有我地嘅自有嘅正當性,而非北人口中嘅「南蠻土話」、「封建思潮」、「外國餘孽雜交文化」。所以幾年前開始,有中華認同嘅香港人,都必需要問自己一個問題:如果必需洗去幾十年來辛苦建立嘅港式華夏文化,先可以成為十三億人認同嘅「中國人」,咁到底值唔值得?
城邦論裏面將香港定位為華夏正統,有權承傳同繼續發展港式華夏文化,而唔需要完全融入北方體系,實際上係依個問題嘅門戶毒品(gateway drug),為有華夏文化認同嘅香港人提供一個答案。日本嘅華夏變態論同韓國嘅小中華論,將華夏傳統同國族認同分開,都有幾分類似。大家都係將華夏認同昇華成如同基督教文化一樣,超越國界嘅文化認同。日資公司出版《三國志》嘅遊戲同漫畫,韓國古裝劇裝束類似明朝衣冠,對日韓民眾而言,亦係傳承緊佢地嘅固有文化,就係雖非中華民族,仍能傳承華夏嘅最佳例子。
一旦承認華夏文化並非由中華民族一脈單傳,就會擴闊想像空間。北狄憤青鬧我地唔好用漢字,最簡單嘅答案就係:原來你買左華夏文化嘅專利權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