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候選會長
梁學斌 (BEN)
建築工程及管理學(榮譽)理學士學位 三年級

候選內務副會長
袁曉鋒 (LEO)
放射學(榮譽)理學士學位 三年級

候選外務副會長
潘凱軒 (PRINT)
社會政策及行政(榮譽)文學士學位 一年級

本土主義在港冒起,社會上討論本土意識的團體越來越多,亦漸漸在香港社會上建立起本土陣營。作為社會未來棟樑的大學生,都因近年港中矛盾加劇,而紛紛思考自己的身份,本土意識在大學中萌芽滋長,成為一種風潮。所謂心動不如行動,一群以本土理念先行的大學生,組成大學學生會候選內閣,打算以學生會為契機,整合各大學的本土學社,結集成一支強大的學界力量,將本土信念宣揚開去。是次聚言時報有幸專訪理工大學學生會候選內閣「理賢」,從他們口中演繹本土理念如何帶入校園,從而為整場香港本土運動出力。

「理賢」對本土的定義

Ben:本土是地方主義和排外的,該地方的人能掌握較高的主權權力。套用在香港的話,我們的角度是中港區隔,港人優先。香港政府應以香港人利益為依歸,包括在政策和文化上,如:粵語、流行文化,以至本土工業。

Print:本土是基於情感,這種情感是人皆有之,因為生於斯,長於斯,在香港土生土長,自然就愛上這個地方,願意去保護她。所謂本土,就是由這種情意所衍生出來的。

Leo:如上所述,本土是地方主義和基於情感而行的。我認為本土的重點就是我們如何保護我們的家園。

為什麼理大學生會主打「本土」理念?「本土」與學生會有何關係?

Ben:縱觀過去兩屆學生會都沒有出現本土主張,他們甚至對外宣稱自己是「左膠」。在社會大環境下,本土是年青人的主流,也是我們組莊時深信的事。我們參選的目的是希望給予同學多一個選擇,即使最後可能會落選,但我們並不是為了受寵於同學,而是堅信本土主張而出來參選的。

Leo:理大會章要求莊員有社會責任感,以香港現時社會現況,擁護香港人身分和利益,都是年青人的一種責任。

Print:理大確實是欠缺以本土理念行先的學會。過往沒有一支學生會幹事以「本土」理念參選,而學生會以外的組織都與本土無關,其他院校例如中大本土學社等,在理大是沒有出現的。所以,我們組莊參選是為了希望更多同學關注本土議題。

如何在參選過程吸引同學參與和關注「本土」議題?

Ben:今次參選是一個好機會讓更多同學了解本土。首先,同學可以抱著「食花生」的心態,去看四枝不同意識形態的學生會在這個學生會選舉舞台上的表演,我們就是透過這個舞台去宣揚本土意識。其次,我們出席西環國殤紀念墳場,籍此令同學關心香港歷史,而資訊發佈上都只能盡力而為。再者,我們參選意義亦有一定的代表性。我們是唯一一枝本土莊,若能勝出的話,是同學對「理賢」和本土的肯定。

Print:參選過程能宣揚本土理念工作未必能做得太多。候選內閣之名亦有所限制。現階段只有在宣傳上花功夫,將我們的理念潛而默化影響同學。同時亦因應社會時事,例如出席紀念香港保衛戰軍人活動,體現維護本土的精神。

Leo:現階段所做的事都不多,都只能關注當下的社會時事,例如立法會宣誓風波上暫時有兩名被取消議員資格,我們嘗試製作懶人包,讓同學多了解事情。理大的學生並不是不關心本土議題,例如理大退聯一事上,同學都有參與投票,反映同學都有思考本土議題。

若成功當選,會如何推廣本土

Ben:過去鑑於理大的外務立場,和八大院校之不同,所以合作空間很少。而我們在參選期間,積極聯絡其他院校的候選內閣,有望能建立一個平台,團結學界聲音,雖然我們不主張有「大台」,但始終要團結聲勢和號召,有利策劃社會運動。

Leo:當選之後,希望能在學界推動一個制憲行動,制定一套屬於香港的憲法。雖然可能很空泛,但這是建立香港主權的第一步,保障香港人的利益,我希望能在學界先牽頭帶領制憲運動。

Print:即將就到香港主權移交20年,港共一定會加強維穩和統戰的力度,而我們一定要維護學界,免受港共的維穩宣傳污染。我希望每個月定期開街站,宣揚我們的理念和當權者對抗。

Ben:補充一點就是爭取理工大學的以粵語教中文堂而非普通話,我們會向同學發教學問卷調查,有幸上任的話就能向學校管理層爭取粵語教中文,跟科大一樣舉行公投,讓學校見到同學的意見,同時讓同學見到本土都是生活文化上的事,不只有港獨不港獨。

理大需要如何改善?

Ben:住宿方面,宿舍管理上不開明,簡直像牢獄般。我們希望能協助宿生會制定一個互相認可的平台,讓宿舍、宿生、校方有直接溝通的渠道。由於宿生會不在學生會的體制內,校方亦只當宿生會是聯誼組織,因此校方便忽略對宿舍政策和尊重。

粵教中上亦會向校方爭取,我們會參考科大爭取粵教中的做法,理大交流生不超過一半,同學應有粵語或普通話的選擇。

校董會方面,改革校董會組成以至特首必然校監惡法,我們也想聯同其他院校,透過立法會施壓取消特首為必然校監。

理大會員制方面,取消必然會員制和交學費時分兩張單,錯不在校方,校方與學生會在溝通上的問題,校方用兩年時間諮詢學生會,但學生會依然處於被動。幹事會透明度不足,學生會會員流失四成,代表人數與校方議政,其代表性下降,我們努力成為校方與同學的橋樑。

擔心「理賢」被政黨騎劫嗎?

Ben:有一定的擔心,但不怕被人當為偽本土。有些同學會問我們的政治立場似哪個政黨。我舉例,我們似本土民主前線的話,同學便會就著梁天琦的言論扣上我們帽子。我認為學生會不是政黨,我們奉行的思想是我們心底的一套,我們不想與政黨有太大掛勾。政黨與學生會有很大分別,我不需要爭取連任、政治本錢,有幸上任的話,我們定必堅守我們相信的事。

學生會制度內,若幹事委員會做錯事,同學則可利用全民投票罷免我們職位,所以我相信膠化情況不會出現。

Print:我並不擔心校外政團會騎劫學生會。我們始終是校內組織,我反而擔心其他莊會騎劫本土。

Ben:另外三枝莊可能都搶本土牌頭,但他們實際上卻與本土背道而馳。

Leo:同學不詳細瞭解四枝莊的政鋼的話,可能會誤解全部都是本土莊。

院校合作方面,若其他院校有左膠/建制莊的話,打算如何合作?

Ben:若然如此,我們會直接與其他本土學會合作,例如中大本土學社。

會否出席支聯會舉辦的六四集會?

Print:我們不會出席,站在國際視野看六四而言,爭取人權、民主自由,與其他國際事件無異,不會把它放在較高的優次,所以不會主動出席六四。

Leo:秉承港中區隔原則,中國發生的慘劇與我們無直接關係,所以只會站在人道立場看待事情,當時的中國人為爭取民主自由而犧牲生命精神是值得敬佩的。紀念,是基於人道立場,而是不是大中華主義。與其他院校合作的話﹐都會以以上提及的主題去舉行,與支聯會不同。

對比一同競選的另外三枝莊,有什麼優勝之處?

Ben:客觀條件而言,「理賢」合共有十四名莊員,有五至六名莊員已經是Year 2或以上,對理大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也經歷過學生會幹事的不透明,而另外三枝莊的莊員大部分都是新人,在處事上,我們都相對成熟,而且有一定的默契。

坦言,其他莊是內部權力鬥爭而參選,相對而言,我們是更具理念型的莊,予人熱誠。我們即使在考試期間亦已勤力宣傳。

Print:懶於選舉工程是導致敗選的致命因素,所以十一月尾宣傳期,我們早已把握先機搶先宣傳,加上實事實幹,如:派發爭取粵教中的教學問卷。外務活動亦親身出席,我相信同學是看在眼內的。

「理賢」有幾多勝算?

Ben:我相信有七至八成。我們熱誠取勝,以我了解,其他莊依然處於達成共識之進度。四枝莊參選會分薄票源,而游離票亦在乎哪枝莊較有熱誠。

若敗選又有什麼後著?

Ben:除了幹事會外,在學生會制度內學校亦有不少的事務委員會,敗選的話都希望加入這些委員會,繼續服務同學。

Leo:可能成立類似中大本土學社的學會,無論是學生會旗下與否,都會繼續宣傳本土理念。

Print:未來是多事之秋,我會在校外多參與社會事務,繼續關心香港。

愈來愈多大陸學生,打本土旗號會否觸動他們的神經?還是為選票與他們妥協?

Ben:以我認識的大陸學生,他們並不關心學生會事務,票源目標都不在大陸學生上。
Leo:因為我相信本土理念而參選,如果要為了吸納他們的選票而妥協,就未免太本末倒置。

Print:「漢賊不兩立」,正如我們不參與支聯會六四集會,自然都不會向大陸學生妥協。

Ben:我們成莊的過程是由一個現莊舉辦的實習生計劃而成的,當中亦有一位大陸學生,當時我們還因為梁游的宣誓風波而與我們有激烈討論,我開始意識到大陸同學都會有其關心和討論,但我尊重民主,即使我不同意那位大陸同學的意見,不過我仍然保留他表達言論的權利。

會否願意與中聯辦接觸?

Ben:我認為都不會有必要的接觸,因為我們不是什麼政府高官,只是理工大學學生選出來的學生會,不需要他的任命。若有幸上任之後,我們要舉辦的就職典禮,都不會邀請中聯辦的人士,一方面我不需要他們的認可,另一方面亦對他們沒有好感。

Leo:我不需要中聯辦的認同,亦不想有任何禮節上的來往,同時亦考慮到同學的反應,我相信選我們的同學都不希望與中聯辦有任何接觸。

Print:在這個時代與自己不同陣營的人士不宜太多交流,例如民主黨密會中聯辦直到現在都被受批評,即使是非建制陣營內,例如游蕙禎上花生台都被受批評,所以與自己不同陣營的人士交流要避免。

如何看待梁游宣誓風波?

Ben:對於梁游他們指「Hong Kong is not China」是沒有問題的,宣誓「玩嘢」都可以接受,但無法接受他們的後續解決方法。我認為他們後續處理不當,我相信選民投票給他們都不是想他們只做代議士花瓶,是想有新突破,但後來一連串的回應實在令人失望。

Leo:他們的後續行動有損本土派聲譽,令普羅市民都覺得本土派是兒嬉的政治陣營,局限了香港市民進一步了解本土論述。

Print:我認同他們在宣誓時的言論,但在宣誓時「玩嘢」的手法實在令人側目。

經歷梁游宣誓風波本土內戰之後,「理賢」對本土的看法是傾向哪個本土陣營?

Ben:其實是較接近香港民族黨,我們支持港獨,泛民主派爭取民主三十年不進反退,佔領失敗,掟磚發洩民憤也試過,到現在香港都是一潭死水,連選出來的民選議員都被DQ,我坦白認為港獨是香港人唯一出路。為何我們不是傾向制憲派和民主自決派呢?因為在一國兩制的前提下,我認為不能確保香港能得到最大利益,即使修訂出一部好憲法都會任由中共玩弄。民主自決方面,我認為作為學生領袖,是半個政治家,民主自決只是空講的一番話,舉辦一個公投法叫市民2047年出來投票就一了百了,我最想做的是帶起港獨思潮和散播香港人身分認同的種子。我不夠膽說三五年後香港可以獨立,但我不想浪費任何機會散播港獨思想,和任由「港豬」去舉辦公投,必定沒有好結果。

Leo:公投只是第一步,我們想推廣港獨,令大部分香港人都投港獨一票。

Print:單純地支持公投自決是沒有意思的,公投只是一個方法,支持一個方法是沒有意義的。例如,我支持投票選班長,而支持同學A還是同學B做班長是不同的。

Ben:最後想補充一點,用理大學生會名義參與集會的話,當示威行動演變成武力抗爭,我們會解散集會自由活動,莊員會護送不想留下來的同學,而留下來繼續參與抗爭將會是個人名義。

最後,聚言時報十分感謝香港理工大學本土莊「理賢」接受是次訪問,希望「理賢」能勝出今屈學生會,成為理大第一枝本土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