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及韓國的古裝電視劇,香港人或許只會想到2003年的《大長今》(2005年於香港無線電視上映),或者因在香港收視慘不忍睹而被腰斬的《許浚》(港譯《醫道》,1999年在韓國MBC首播,2005年在香港無線電視上映),卻甚少人認識2001年的《商道》。三者同樣是韓國電視劇史上高收視的經典古裝劇,同樣是韓國導演李丙勳的作品,同樣也是基於李氏朝鮮的歷史傳奇人物故事而改編的劇集,但是《商道》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其主角林尚沃並不像徐長今或許浚是出入宮殿的醫官,而只是義州這邊境城市的一個商人。然而,《商道》所蘊含的哲理,卻是比《大長今》和《許浚》深入得多。

 

電視劇《商道》改編自韓國著名作家崔仁浩的同名長篇歷史小說《商道》;儘管內容出現大量的改動(例如,原著小說以20世紀突然過世的汽車王國領頭人金起燮過世為引子,去重構其商業之道的朝鮮首富林尚沃的商業之道,而林尚沃在小說中一登場已經是個商人;可是,劇中林尚沃一開始只是個想繼承父親意願成為譯官的平民)和簡化,並且加入了一些商業電視劇的老調(例如松商朴周命為林尚沃之殺父仇人,但林尚沃卻愛上朴周命的女兒朴多寧),然而電視劇版的《商道》依然對於人生哲學作出深入的探討,由於因為劇情比小說原著簡單,其哲學反省反而更加集中。當中電視劇對於「寬恕」概念之哲學反省,更是小說原著當中沒有的內容。

 

林尚沃之父親林峰赫本為讀書人,一生致力學習漢語,希望考上譯官,卻因為科舉的徇私舞弊(偏袒貴族子弟以及歧視西北人)而無法如願以償,因此林尚沃從小就在父親的嚴厲教導下學習漢語。林峰赫為了讓林尚沃有機會到清國認識清國文化,增廣見聞,於是決定與林尚沃成為松商朴周命商團的馬佚,跟隨使節團到訪燕京。

 

可是,朴周命竟然利用林氏父子偷運硫磺回國,當在邊境被發現後就嫁禍林氏父子,以明哲保身,最後林氏父子被誣陷為謀反分子,林峰赫中斬首,林尚沃則淪為官奴,而林尚沃的母親、弟弟和妹妹亦被貶為官奴流散四處,直到純祖即位赦免所有官奴以後,林尚沃千辛萬苦才找回失散的家人,在義州重聚;然而,正因如此,林尚沃心裡非常憎恨松商大房(相當於今日的董事長)朴周命。

 

林尚沃在獲得赦免前,曾因逃避官兵追捕而藏身善王寺,為高僧石崇大師所收留。石崇大師洞悉林尚沃受內心的仇恨所困,於是石崇大師就對他說:「如果你丟棄你手中那把殺人劍,你就能夠獲得千把可以救人的劍⋯⋯你就能夠拋開你心中燃燒的如同惡魔一般的怨恨。」(見第五集 42:00 http://www.funtude.com/teleplay/play.php?view=24.2001.4078.1395658.1573775
123

這一句在往後的劇集中不斷重覆出現,提醒著林尚沃要放下仇恨。放下仇恨,當然是很典型的佛教哲學思想(出離、捨離,使自己不受制於慾望,得到解脫)。然而,同時這是一個非常典型的基督宗教神哲學主張:放下仇恨,饒恕你的仇敵,愛你的仇敵,以德報怨。這兩種詮釋皆沒有互相矛盾,而且互相呼應,同時也很容易引起以佛教和基督宗教為主要信仰的韓國觀眾的回響。在兩教盛行的南韓,韓國人對於「寬恕」並不陌生,然而在這情感豐富的儒家且而命運坎坷的國度下實踐寬恕,實在困難。由日本吞併朝鮮,長久以來兩班貴族、中人(平民)與賤民之間的不和,韓戰後南北韓彼此仇恨,到南韓內部由李承晚、朴正熙到全斗煥的貪污獨裁統治,都種下不少仇恨的種子;面對仇恨,怎能輕言一句寬恕就不追究呢?

 

林尚沃初期陷入了仇恨的掙扎:一方面他知道自己要放下仇恨才能得到千把的救人劍,另一方面他卻無法忘記朴周命的殺父之仇。第七集30:00(http://www.funtude.com/teleplay/play.php?view=24.2001.4078.1395660.1573777 )當時還只是灣商銅器店雜工的林尚沃夜闖義州松房帶走采淵一幕,最能體現這種矛盾的心情,同時亦展現出演員李在龍的功力。林尚沃一見朴周命,就以最耿耿於懷的樣子說:「那已經是過去的事了,曾經我也一度滿懷怨恨⋯⋯掐造事實的大房大人,但是今天我已經不會再耿耿於懷了。只要你說出事實真相,好讓因為你的謊言而在義禁府受盡冤屈,被斬首處死的我爹能夠安息⋯⋯」在這一刻,林尚沃其實依然沒有放下對於仇恨的執著,只是向朴周命提出一個寬恕的條件,就是要他說出真相。偏偏林尚沃還要自欺歡人的認為自己沒有再滿懷怨恨。這種矛盾的心境,正正是很多韓國人日常生活的寫照。

456789

當然,冷酷的朴周命無情地拒絕了他,堅持自己並無撒謊。林尚沃就發狂了;他怒斥說:「如果號稱在朝鮮商界呼風喚雨的你的財富是用謊言累積而成的,總有一天,就像建在沙堆上的房子一樣,會毫無力量的分崩離析;你等著瞧瞧,我會拔掉那房子的柱子,推垮那房子的橫樑;將來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在我爹的冤魂前下跪,求他原諒你的過錯!」
10111213141516

林尚沃對朴周命的仇恨使朴周命的女兒朴多寧(金賢珠飾演)非常痛苦。朴多寧早就在林尚沃被陷害前暗戀著他;林尚沃憑著其漢語能力與商才,為朴多寧成功說服清國商人以商價買下人參,自此朴多寧就對林尚沃產生傾慕之情,後來偏偏卻發生朴周命害死林尚沃父親之事,令朴多寧非常矛盾:她愛林尚沃,但也孝順自己的父親朴周命,同時林尚沃卻憎恨朴周命。朴多寧不恥自己父親的惡行,本身亦經常因為自己堅持商人的道德而與父親不和,但她心底裡是為自己的父親而痛心,更對於自己所愛的人痛恨自己的父親而悲痛欲絕,是一個悲劇的女主角。可是,正正是因為她的林尚沃的苦戀,反而使林尚沃漸漸真正走出仇恨。這正是愛的威力所在。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