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社會有如一條生產線,人在一邊進去,機器則由另一邊出來。我們都是社會的產物,有着不俗的可預測性與可靠性。社會是個塑造者,將我們塑造成它需要的形狀。我們之間沒有獨特性,是多麼不同但又多麼相似。我們被教授過量的知識,接受不必要的訓練。我們終日捕風捉影,卻甚麼也沒有得到。

在社會眼中,我們是可被取代的,並非想像中那樣特別。我們廢寢忘食,忙得只剩下工作,到最後卻甚麼都得不到。我們是勤勞的工蟻,為了上位者奉獻自己的生命。我們生活在一個鳥籠之中,卻自得其樂。對我們來說,就連是連鎖快餐店的垃圾,我們都吃得份多滋味。

上位者告訴我們,社會是一場遊戲。在這場遊戲中,只要上位者的地位不被動搖,只要我們跟隨社會的規則,人人都可以是贏家。我們在城市內團團轉,尋找着機會與利益,像倉鼠在跑輪裏面跑。我們從上位者的虐待中得到快樂,又為自己對上位者的忠心感到自豪。我們日以繼夜,夜以繼日地走,卻永遠走不到終點。

其實這場遊戲並沒有甚麼終點,唯有死亡才是所有人的結束。上位者操控着整場遊戲,並訛稱這是公平的。我們的一切都是由上位者賜予,並非由自己建立。上位者決定我們的命運,斷定我們的成功與失敗。我們不是自己的主人,而是上位者的奴隸。我們還不算是人,至少現在還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