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由香港一開始係旺角有零星busking開始出去聽busk, 睇住佢興起, 再由盛轉衰, 到而家見鬼咁。

 
幾年前香港仲未興busking, 係旺角菜街開始有零星一兩個團體係銀行中心、瓊華兆萬附近擺檔 (即係而家影相佬同大媽K團果個位), 一檔街頭一檔街尾, 中間檔法輪功就恰好似一條界咁隔開兩邊 (lol) 。果陣岩岩好係銀行中心出黎一首歌, 家樂坊係另一首歌, 就好似係鬧市中揾到一個比你眼耳休息既清泉咁, 攞住杯野飲企係度休息下真係唔錯。

 
果幾檔小busker當時都應該揾到唔錯既收入, 因為歌真係好聽, 準備好充足, 一支結他都好, 音樂上既鋪排都有齊, 每一首歌都聽到busker有放心思落去, 質素好, 自然好多人慷慨解囊。

 
跟住出黎busking既人開始多, 但果陣大家都好遵守busking既一條不成文規定:

 
「聲浪唔可以干擾到其他人同其他團體」
所以當時菜街每日都有人busk, 但唔會多過10隊, 而且大部分既質素真係好高, 因為玩得難聽d觀眾就會即刻走去聽第2隊。

 
而果陣時我係旺角覺得好享受, 覺得香港終於有返d文藝氣息。

 
之後就有班老鬼見到班busker揾到錢, 就開始有樣學樣, 但佢地一搬就搬成套band落黎, 仲越玩越大聲, 更引發左3L樂隊事件 (that's why我好憎呢隊野, 就算佢地技術OK都好) 。

 
當然班阿伯阿婆就好開心, 聽到有人唱返d當年金曲, 但就苦了班busker。最後幾乎所有當時既busker都轉場去尖沙咀。

 
去到尖沙咀, 係香港busking一個高峰既開始。

 

facebook文章連結: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158014239850454&set=a.10150712505455454.704455.818785453&type=3&the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