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今天香港的政治局勢,很多主張香港獨立的人都感到失望。支持港獨的立法會參選人先是無法入閘,繼而在當選後被褫奪資格。不過這些制度暴力雖然可恥,卻連令人驚訝也算不上,畢竟「自決」甚至「港獨」的主張日漸抬頭,只有最天真的人才會覺得中共會視若無睹。真正令人灰心的乃是民心背向,在法治失守的大難當前,民間的反對力量竟然如此薄弱,不少民眾甚至轉而認同政府的所作所為。

很多人把這次挫敗歸咎於梁、游二人於宣誓期間欠缺政治智慧的表現,也有不少人認為目前香港人仍然民智未開,輕視了釋法帶來的破壞。但中共真正拿來大造文章的乃是「辱華」這一點,說到底仍有很多香港人抱著大中華情意結。若然今天反共反中的人佔大多數,則梁、游二人會成為替人民出一口氣的英雄並贏盡掌聲,儘管「支那論」本質上仍是幼稚。他們真正的過失是在時機未成熟的時候說了不該說的話。

由此至終,民意都是香港民主運動的最大武器。這次輿論戰一面倒的敗退令不少人開始反思並質疑「港獨」的可行性。從2014的「我要真普選」至今天的「香港獨立」,中間經歷的時間不過兩年。有人慨歎當中的變化太急太猛,然而我卻認為一切只是理所當然。「港獨」絕對不是爭取民主的冤枉路,當下面對種種困境甚至被嘲為「偽命題」,只因為香港人還沒形成「香港民族」的身份認同。

說起「香港民族」,大概很多人會想起香港各個新興政黨的論述。可是民族主義本身並不是甚麼新穎的思想,一個世紀前孫中山先生提出的「三民主義」,第一條正正是民族主義。身處清朝末年的他眼見中國內有政權腐敗,外有西方及日本等列強入侵,所以決意要推翻帝制並建立民國。他自己曾說過「三民主義就是救國主義」,今天我們若要守護香港,則必須先興起以「香港民族」為出發點的民族主義。

所謂獨立乃建基於「民族自決」的概念,也就是指各民族有權按照自己的意願,選擇自己的政治地位而不受外部壓逼和干擾。若沒有民族的觀念就無法區分「我族」和「外族」,也就不會有脫離的說法,最多只會主張以革命等手段推翻舊有政權。正如台灣人與中國人之分、蘇格人蘭人與英國人之分等,孫中山當年革命以「驅除韃虜」為口號,把滿清皇朝視為外來統治者,同樣是以民族的觀念區分了漢人和滿人。

今天的香港也是一樣,獨派首先要令香港人擁抱「香港民族」的說法。身份認同的觀念無疑根深蒂固,卻不見得一定有紮實的理論基礎。事實上說到何謂「中國人」,很多香港人只有一些模糊的概念,其來源大多是從小開始的耳濡目染,只強調感性而欠缺理性思考。今天中共一改過去「工人無祖國」的共產主義思想,為了維穩轉而大談民族主義,香港很多上一代竟輕易上當,對中共政權傾慕起來,黨國不分殊為可笑。

近年台灣有「天然獨」的說法,指新一代由於在解嚴和民主化的環境中成長,故此政治立場上自然而然地傾向獨派。香港新一代的情況也有點相似,所以一直沉睡在心底的「香港民族」觀念經過一次催淚彈便徹底催生出,從此與中國人分道揚鑣。目前「港獨」還未得到上一代的支持,只因他們從沒認真梳理過自己的民族觀念,這方面獨派仍需努力而且大有可為。道理站在獨派一方,只欠整合和宣揚。

中共無疑深知身份認同的重要,因此千方百計要與獨派爭奪這個陣地。對年輕一代它以洗腦教育入手,並瘋狂清洗香港的獨有文化,力圖摧毀「香港民族」的立論基礎;對上一代它則大肆宣揚今天的國力強盛,透過比照並喚醒昔日的家仇國恨以形成愛國心。獨派若要贏得這場戰爭,必須先完整地論證「香港民族」的存在再說服香港人。至於從何做起?由於篇幅所限,這點將留待下一篇文章詳加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