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王振民反民主反港獨失敗

王振民反港獨是共產黨反帝、反修、反資、反地富、反壞右、反自由、反憲政、反民主…一連串反反反之中,在香港的一支小分流。共產黨的反無不以失敗告終,因為它所反的無一不是正確的事與理。人們有理由相信,總會有一天看到共產黨反港獨徹底失敗告終;如同所有共產黨所反的事理一樣,港獨是正確的事理。

 

黨豢御用學者王振民說:「從現在起不能再讓『港獨』話題存在」。

人們會看着王振民失敗。

 

王振民的話是在2016年11月27日接受《文匯報》訪問時說的。但是,王振民說的“現在”之後的第二天起,港獨話題已經遵因為王大人「不能再讓『港獨』話題存在」的話而不存在了嗎?非但沒有,它和昨天不遑多讓,還尤烈。你不讓港獨存在,港獨偏偏存在;也就是讓香港人中國人世界人眼看着王振民失敗;人們相信明天、後天…港獨話題還是滿天飛,還會不斷加溫,更加火熱,也就是人們天天看着王振民失敗。王振民及其黨一直迷信暴力禁言有效;但是人們看到的是他們的失敗現在進行式。

 

王振民希望港獨的政治爭拗能盡早過去,讓香港重新恢復正常。

告訴王振民,在極不正常的共產黨極權統治下的香港,不出現反抗、不出現港獨才是怪事,出現港獨,港人為香港獨立建國而奮鬥是正常狀態。爭取港獨是正常狀態,港獨成為事實後,爭取的正常常態才會過去;因為此時港獨成了正常狀態。

 

稍為說開去,共產黨從有權力殺人的一天起就不准人們說反黨的話,有違者殺不赦;為此曾閉國數十年,開展反右等等禁言運動,至到活不下去才回頭(用「改革開放」作遮羞布)。共產黨權還在,且比前更強,但是共產黨從來不讓人民講的反黨話題在民眾口中,在共產黨禁不了的網絡中,一直都是主流,且尤今為盛。

 

王振民「要求大家與其耗費時間、浪費精力和社會資源去討論那些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不如去處理香港面臨的真正問題,一些費盡九牛二虎之力都解決不了的問題。」

你王振民認為不可能,香港人不一定也與你一樣認為不可能。請問王振民,你和你的黨認為香港人民主可能嗎?香港實行普選可能嗎?你們的答案是與說港獨一樣不可能:根本不可能,所以有831。但是,香港人從此就聽黨話不爭民主了嗎?不爭普選了嗎?不談港獨了嗎?非也,爭民主烈火燃燒得更旺;香港人就是願意傾盡精力和社會資源去討論這些共產黨認為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而且還為實現香港人認為可能的事,例如民主、港獨而不屈不繞地鬥爭。

 

這是共產黨與香港人民為敵、與台灣人民為敵、與全國人民為敵的事實表現。

 

以上是王振民否定香港人民的意願、權利,必然有一班馬仔為之起哄咶噪;王振民們也就樂在其中。但是王振民還是清醒的,他從反面否定港人外,還有它的所謂“正面”的事,也就是他們創造的「正能量」怪詞裡裝着的垃圾。

 

王振民所說的正事何所指?

答案是:王振民的正事就是壞事(或者是負能量)。反港獨是壞事,反民主是壞事,831是壞事,西環治港是壞事,狼代理管港是壞事…

 

香港人要願意做穩奴隸,與共產黨應相安無事;但要求民主,共產黨必不饒人。無論你是民主派、城邦自治派、重新制憲派、自決派、還是獨派,對極權共產黨專政者而言,都是同一貨色,都是港獨;其原因是他們無不要求民主,然而在共產黨詞典裡,黨等於國,地方民主必定有離黨國,在共產黨眼中,民主等於反華、分裂國家領土、叛國。

 

共產黨打殺民主是一貫的,是極權本性所然,但是在今天打公然打殺民主已經極難出手,現在發現了港獨正好拿來作打殺民主的藉口。於是香港人凡是要民主的,就是港獨。

 

共產黨不會反港獨不反民主,更不會反民主不反港獨;他們極之清醒,兩者不可分割,所以必須同時反兩者。香港人也很清醒,香港人現在有了一個正確又準確的認識:爭民主必須同時爭港獨,爭港獨就是爭民主。

王振民:《從現在起不能再讓「港獨」話題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