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相似的靈魂

「你的名字」大受歡迎,畫面細緻漂亮、完整的故事結構固然應記一功,然而電影的構想能夠觸動人心,相信亦是主要因素。

故事發生在一剎那:他們重遇一刻。

在此之前,他們的生活總是若有所失,對某些事情某個地方有著沒原由的情意結。曾經相遇,感到不可思議的熟悉,卻因為現實的陌生,催促自己繼續向前走。歷史未改變以前的另一版本,身為局內人,他們當然不知道。但最後,他們選擇相信那份感應、直覺,去把握屬於他們的緣份。即使手上的紅消失了,他們看不到的是,仍是有一條線,緊扣著他們的命運,互相拉扯糾纏。

遇到那位似曾相識、感覺很接近的人,究竟是錯覺?還是你們之間,確實存在一個故事?以下搜集了各方不同的說法,與大家分享。

柏拉圖的另一半

柏拉圖藉著神話訴說愛情觀,神話描述自古以來,人類有三種性別,包括男、女、雙性。他們擁有四隻手、四隻腳,頭就只有一個,不過有兩張臉,分別長在頭的兩邊,看著不同的方向。那時的人類體格強健,竟然斗膽攻擊神殿,令眾神對他們很忌諱。宙斯為此把人類的體型變小,而且分開兩半,以削弱他們的力量。從此,被分開的我們,總是感到若有所失,終其一生都在尋找自己的另外一半。重逢後,我們才能變得完整。

雙生靈魂/雙生焰

誠New age普遍說法,我們的靈魂來到世上,目的是學習各式各樣的課題,各自有其靈魂家族、靈魂伴侶,互相啟發,一同成長學習。

雙生靈魂就是那個跟你最親近的靈魂,你們本是一體。為了經歷更多、學習更多,毅然決定一分為二、分道揚標,各有各的生活忙碌,心靈卻始終相通。正因為彼此之間有種感應,你們會在過去的經歷裡發現共時性,例如有段時間,原來大家曾在相隔很近的地點工作或居住,或特別鍾情某套冷門電影或歌曲,甚至曾經在差不多的時間,受到某些痛症或不適困擾。

假如團聚,你們會驚訝於彼此的內心是多麼相似。他有些想法不用說出口,在他旁邊的你,已能夠全然洞悉。闊別幾生幾世,各自的經歷令一些習慣或看法有所衝突,你可能會猶豫,但始終會認得他,那有人會忘記自己?

靈魂伴侶

如果我們的靈魂全是掛在同一棵樹上的樹葉,靈魂伴侶就如存在於同一條樹枝上的葉子,你們靈魂相近,總是活得如此接近。對,聰明的你可能已經猜到,你們大有可能生生世世不斷遇上,甚至是同一班人聚完散,又再聚。你們會幫助彼此經歷不同的事,一同成長。你討厭那位中女老闆嗎?她可能是你前世老婆、靈魂伴侶,今生來到壓榨你,是你們的約定,令你擁有被人針對的經歷。天啊不是吧?但這就是靈魂伴侶你不知道的那一面,他不一定是忠的,而可能會被你認知為奸的。當然,你那一見鍾情的女神,也很有可能是你的靈魂伴侶,只望她帶給你的,不只是做兵的經驗。

前世今生

與其說報應不報應,黑還是白,我較相信一切是業。正如你買個蘋果返屋企,無理由吃的時候就變了橙,始終你要吃的還是蘋果。但你不會說蘋果係衰果、橙就係好果嘛,對不對?

你們的緣,是前世結下的繩結,將今生的你們再拉在一起。今生你對他苦苦糾纏,可能正正是來自你前世的不希罕。

業,有時候似乎基於執念,或者,我們都太執迷於有借有還。

永恆循環

永恆循環的概念,是假設宇宙以一模一樣的方式不斷loop,即是故事是一圈頭接尾的膠紙,結束是開始,循著上次(以及對上無限咁多次)的軌跡,將事情完全同樣地演繹多一次。

那麼我們可以假設他將會在你生命中佔有很重要的位置,你才會對他有很深刻的感覺。你對他的似曾相識,是基於他來自你的過去,亦因為他是你的未來。

然而,這個說法卻有一個瑕疵,就是你對他似曾相識的感覺並不在不斷循環的劇本內,你又怎能夠在沒有劇本下去演繹這種感覺呢?如果一切包括你的感覺也在劇本之內,那麼似曾相識就不是果,而是因了,你是基於一種純粹的、命定的原則對他有感覺,繼而促使你去認識他,甚至愛上他。

來自平行世界的滲透

「相信平行世界嗎?或者在另一個平行世界,我們是在一起的。」看過「那些年」,對這數句對白特別深刻。正因為我們不確定平行世界是否存在,也不確定它的狀態,才令人有浪漫的想像空間。

而平行世界可以有幾多個,卻是你想像不到的,因為答案應該是無限。試想像我們人生中每個選擇,大至是否決定與某人結婚,小至下午茶食奶醬多定餐蛋麵好,也會衍生出不同的平行世界。你之所以是今天的模樣坐在今天這張椅子,是你走過了好多分岔路然後剛好在這條路上,另一個平行世界也有另一個你,在做著截然不同的事。

你對某個人的似曾相識,可能就是來自平行世界的滲透。另一個世界,你可能早已認識他,甚至是青梅竹馬。所以,在這個世界的你們剛遇上,你就代另一個世界的你記起他了。

宇宙是本早已寫好的書

時間總帶給我們錯覺,以為一切有先後之分。

但這個理論,就假設所有都是同時存在,試想像宇宙是一本書、一齣動畫,每頁每幅圖也早已寫好。我們的生活由圖片疊成,你伸一個懶腰,就花去好幾十頁了。

既然一切已成定局,所謂的未來就絕對有機會滲透到「現在」,這是一個意外,還是因為他會給你特別的劇情?如果硬要尋找一個邏輯,唯有假設他是一個重要的人,重要得讓你「預先」難忘。

然而,劇情卻不一定浪漫,你怎麼知道他的重要,不是因為他是「未來」謀殺你的兇手?


順帶一提,有試過在日常生活中,突然靈機一觸,驚覺剛才那個畫面是發夢見過嗎?以上有些理論,也可用作解釋這些似曾相識的時刻、預知未來的夢境。

無論那個說法,似乎也離不開「命定」,我們總緊抓住自由意志與命運搏鬥,但身處在河流的葉子,真能夠不隨水流嗎?

我們迎面相遇,我們擦身而過,以後卻對彼此思念不休。怎麼就是沒勇氣告訴你:「我認得你。」?

其實相比起「你的名字」,新海誠的前作「秒速五厘米」更令我深刻,故事描寫更細緻、對白更感人,統統是結論後找來的理由。

難忘是因為,「秒速五厘米」與人生,同樣充滿錯過。

圖片來源:http://www.cwfilms.jp/5cm/download/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