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鬥士星矢》裏面,星矢一行人幾次保衛雅典娜。每次都打到同伴死哂,星矢套聖衣爛哂,小宇宙先至燃燒到沸點,擊倒敵人。十年前本地樂隊自行填詞嘅《天馬座的幻想(粵語版)》,就將依個影像描寫出來。ViuTV甚至將首歌搬上電視演唱,足以證明故事係香港人集體記憶,係香港人身份認同嘅一部份。

 

但係點解要捍衛雅典娜?其實真正答案係冇答案。如果話雅典娜代表偉大、光明、正義,其實現實中每個對手都一樣捍衛緊佢地心目中嘅正義,只不過敵對雙方嘅正義有所衝突,先至演變成戰爭。所以稱之為「愛」國心,就係因為如同愛情,確立效忠目標之後,愛國情操一樣係毫無理性可言。捍衛香港,就係因為我係香港人,實際上並唔需要有其他原因。

 

蘇聯倒台之後,九十年代左膠當道,而佢地其中一個目標就係降低民族熱情,希望愛國情操以後唔會再被野心家所操縱。如果當日嘅全球化、民主化、自由化完全成功,民族情熱的確會拖慢人類文明速度。但當強鄰壓境,十月圍城之際,愛國熱情往往係最黑暗時候,唯一能保持鬥志嘅工具。如果做英國人同做德國人冇分別,邱吉爾領導抗德,就係逆歷史潮流之舉。

 

效忠自己民族、捍衛自己家園,就算現實計算勝選較低,睇起上來非理性,都只係自然嘅防衛反應。生長於「借來時間、借來空間」嘅老一輩,未能感受到依種愛國心,實際上係時空限制。將愛港情操比喻為法西斯嘅前輩,係時代嘅受害者,環境令佢感受唔到依份感情,反而係佢自己嘅不幸。(註:請該位前輩高抬貴手,千祈唔好祝小妹長命百歲。)

 

《聖鬥士星矢》最深遠嘅影響,就係星矢打到聖衣爛哂,最後一次盲埋,都要英勇抗敵嘅一幕。愛國心亦係同一件事。再強大嘅敵人,總有力窮之時。打戰略遊戲嘅巴絲都知道,好多時候己方力之將盡,對方情況亦差唔多,邊一方可以鼓起最後一口氣,就會贏得最後勝利。正所謂有賭未為輸,就係只要絕不屈服,總會等到機會。

 

不過,當對方偶而退兵,更加唔能夠鬆懈。雖是階段性勝利,但係對方策略性退一步,重整陣型之後,下一波攻勢只會更凌厲。星矢通過十二宮,打倒教皇之後,迎來嘅並非世界和平,而係下一個邪神。邊個係下一任教皇,幾個月後自有分曉。但係無論佢係邊個,星矢都需要繼續燃燒小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