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要香港獨立,別再指望政治人物

佔領早期提倡「沒有大會只有群眾」,然而雙學佔中三子的大台膠化革命,唱今天我,群眾就跟著唱今天我;大台說衝就是鬼,群眾就跟著說衝就是鬼。拆大台的意念由示威者衝擊海富天橋的政府總部出入口失敗後開始擴大,要求在「大台」發言被阻,其後的衝擊立法會及最後升級失敗等事件,更突顯「大會」、「大台」與群眾的矛盾。拆大台象徵著香港人不要再依賴大台領導,而行動講台亦是為抗衡金鐘大台而來,反對雙學佔中三子騎劫集會,重握個人意志。

我還依稀記得,那時候黃之鋒的面書,充斥著大量留言類似「香港靠晒你」等留言。「香港靠晒你」這番說話,不論是對黃之鋒、對黃洋達、對陳浩天說,也是同樣的荒謬。除非是離地中產拿著外國護照,否則香港你無份?假手於人的事永遠都不會成功。

2014年的佔領行動,到今天快要2017年,香港還是一潭死水,港共任意玩弄民情,港獨之名扣在青政上,無限放大「支那」、「辱華」,有政治目的的局面使本土派和港獨迅速消滅。人大釋法宣誓風波故之然是干預香港法治,不值得鼓勵,但今次的人大釋法卻是香港人最無反應的一次。梁天琦推薦的plan b青年新政取得兩個議席,千呼萬喚才「上水」道歉,更明言要到外國讀書和重新反省,潛台詞即是「潛水」,梁天琦在宣誓風波事件上確實後知後覺、不負責任。

當我再回心想想,魚蛋革命是沒有真正訴求的一場掟磚混戰,天琦都只是利用抗爭光環,順勢帶起港獨風潮,參加補選。出賣香港的人是必須受懲罰,不過再怎樣窮追猛打梁天琦和青年新政兩位前議員的責任都已經再沒有意義,我早已對他們死心。

為什麼我會在文首提起拆大台事件呢?是因為金鐘佔領區膠著的情況就好像現在的香港,被騎劫的一群還是小數,我很想香港人好好記著當日對拆大台、獨立的自由意志之重要。雖然許多香港人都無腦白痴,但如果你智商都有140的話,真正值得信任的只有自己的獨立思想,懂得分別誰是人誰是鬼,分辨是非,我們必先自強,才得以民族自強。別再問某某某在哪裡,不如問下自己在哪裡!就是這一點點的個人力量,便是群眾力量。不要再指望哪位政治人物能為你做什麼,焦土戰早已來臨,要建立香港國,就是靠我們一手一腳,等待時機踏踏實實的爭取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