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前港督彭定康訪港於港大與學生對話,其中最令人曯目到必定是他指「香港是不可能獨立」更在接受英國《金融時報》訪問時批評被取消議員資格的梁頌恆及游蕙楨,推動港獨是「完全適得其反」,更錯誤地把宣誓變成一場「學生遊戲」。

 

這卻引起不少本土派朋友的不滿,指彭定康自回歸後已多次訪華加上近期英國經濟不景英國政界為發展而親近中國,但其實大家有沒有細心地理解彭定康的說話呢?

 

從來彭定康也不斷被非建制人士指是「香港救星」,歸英派更指彭是他們心中永恆的香港最高領導者,有時更被拿出來跟梁振英作比較!但這次本土派的槍頭卻指向這位前港督。

 

正所謂忠言逆耳,本土派的不滿卻正反映了其實大家心底內是認同這番說話的。當梁天琦提問質疑彭定康時彭卻反駁:「如果未來幾年可推翻中國共產黨,從而香港獨立,是自欺欺人,他強調港獨不可行,又說不認為梁天琦是給予同輩聰明的建議。」

 

這句說話表面上是打了港獨派「一巴掌」,但實質上彭想指出的是現時的國際政治形勢確實沒有可能作出港獨及短期內推翻中共,為了香港的著想應該以堅守一國兩制為目標不要爭取一些會令自身出現危險的事情!他所表達的方式正正是大英帝國的「政治智慧」和「語言藝術」,只是香港人政治敏感度太低而領略不到彭定康的說話!而本土派的朋友他們不敢面對的現實就是港獨短期內根本沒有客觀條件形成,但卻被彭恨恨地指出,這才是本土派對彭實際的不滿。

 

再論港獨的可行性,不少本土派人士只著重如何解決獨立後國防、外交、基本日常生活所需。如果我們香港建國真是如此簡單英國人應該早在二戰後英國撒出蘇伊士運河以東所有殖民地時也協助香港像其他殖民地一樣獨立!但大家不明白的是實際上英國於第二次世界大戰開始已經沒有能力保衛香港像1941年時因英軍需保著歐洲戰線只不能全力與日軍於亞洲對抗,因此當時同屬英國殖民地的馬來西亞和新加坡也同樣淪陷。但為何英國到九七年才撒出香港?

 

因為當時二戰後,1953年因西方對抗共產政權於亞洲發展因此以美國為首聯合國軍與中國人民志願軍分別支援南北韓,韓戰間因中國支援北韓而被國際實施禁運,令中國急需補給物資。而香港當時仍屬英國及自由港地位,中國可利用香港屬西方領地但卻是華人為主的地區的特別地位作通往世界的中轉站,因此中國便看上香港的條件而要求英國繼續統治香港。因此最不方便知道的真相是香港一直被保護的最大功臣是中國。有部分人欲仿效新加坡建國,但不明白的是本身新加坡是被迫獨立,已故建國總理李光耀也曾經在不同場合指如果馬來西亞能做到公平和多元文化的社會,新加坡願意重新加入。可見李光耀也認為太小的國家在發展上會較艱難。加上新加坡獨立實際上也得到西方政府的支持和李光耀本人的智慧才可發展到今天,如新加坡現時是美軍第七艦隊補給站及全島軍事基地均向美軍開放,可見防務上大力得到美國支持。這全賴新加坡馬六甲海峽的戰略要點令美國重視,但香港戰略地位卻不如日/韓/台/菲/新,單靠這點已經不用皆意美國保護香港!加上於獨立時過程必定會出現血腥衝突,因為不少中資因失去政府支持後便會虧損,不少人也會走向偏激甚至發生血案令社會變得紛亂!屈時社會會比現時惡化影響民生,試想誰會與生記過不去?

 

未來本人會另文再論港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