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共產黨眼中,民主與獨立等值;香港的民主和獨立是同一回事。

民主與港獨關係是:若香港的民主有可能,港獨也有可能,若港獨不可能民主也不可能。港獨成事,必有民主;若全中國有民主,港獨不成問題,即使成問題也可解決。所以,張三一言在一篇文章中說:「香港人現在有了一個正確又準確的認識:爭民主必須同時爭港獨,爭港獨就是爭民主。」
過氣港督彭定康唱反調:香港民主有可能,港獨無可能。

肥彭為甚麼強調反港獨、聲稱英國有責為香港民主發聲?
原因之一,英國曾出賣香港人,反港獨是英國政府出賣香港人行為的延續。
眾所週知無可置疑,英國政府經由彭定康操作,背着香港人民把香港交給共產黨;造成今天共產黨對香港有主權治權的事實。港獨的實質就是反對這個強加到香港人民頭上的事實。香港人的作為大大違背英國、彭定康的中國主權治權原意,所以彭定康非反港獨不可。
原因之二,提倡民主是掩飾英國政府出賣香港人的罪責。
以上是彭定康反港獨的原因。

前港督彭定康與香港人的這個基於政治現實的明智認知唱反調:斬釘截鐵地否定港獨,認定港獨削弱了爭取民主的力量。彭定康強調:香港並非民族國家,香港人想自決權,根本不會發生;理由是共產黨不可能接受國家分裂。但是彭定康同時強調:香港值得有普選,而這有可能發生。

這是彭錯誤的核心。肥彭開甚麼玩笑!有請肥彭大理論家在古今中外史中舉出哪裡出現過極權統治下的一個地方有民主的事實!只要能舉出一例,就算你有理,舉不出就是荒誕不經。
拼命叫人相信一個不存在的事實,是謊言。古今中外極權之下都沒有地方民主,所以彭定康說香港能有民主是謊言。
一個評論事實的理論或觀點沒有相應的事實支持,特別是在有相反事實反證下,這理論是空論、廢論、怪論。事實上,在共產黨831絞刑架下,香港與普世價值的真普選絕緣;所以彭定康的香港會有民主論完全是空論、廢論、怪論。
一個違背邏輯的理論是謬論。極權的本質和方向都是反民主,彭定康要香港人認同共產黨極權反民主的意願條件下爭取民主,要香港人認同反民主並順着共產黨反民主的方向爭取民主。違反邏輯ABC,荒謬絕倫。

彭定康說香港不是一個獨立的民族國家,共產黨絕不容許香港獨立而裂國家,所以港獨無可能。
彭定康的事實陳述正確,但結論錯誤。正因為香港不是國家,所以才要建立國家,所以才有港獨。是不是共產黨不容許的事香港人就不能做?共產黨的831明擺在港人世人面前,彭定康為甚麼又叫香港人追求共產黨不容許的民主?民主與港獨都是共產黨絕對反對的,為甚麼在彭定康的結論是民主有可能港獨無可能?
其實彭定康的理由很簡單 — 「我彭定康需要的是可能;我彭定康不需要的就是不可能。」眾所週知,彭定康和英國基於歷史上曾對香港人犯罪,而且今天仍然繼續犯罪,所以需要用民主來掩飾罪責,要用反港獨來為其罪責辯駁。
彭定康無視香港泛民失敗的經驗和教訓,一意唆使香港人往極權統治下爭民主的死路走下去。彭定康分明是靠害,指一條死路叫香港人行。

歷史證明彭定康絕不是共產黨管港權官魯平所說的千古罪;但是,他這一次反港獨的拙劣表演很可能會是香港的罪人,尤其是會成為可能的未來香港國的罪人。

共產黨能不把彭定康當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