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報導中大量又重複地刊載過氣政客彭定康言論:在共產黨統治下,香港能爭取到民主,但不能爭取到港獨;港獨只是嘴上未長毛的小學雞不滿情緒發洩而已,誣指學生追求港獨完全錯誤;不斷指稱港獨是偽命題,且會削弱民主。
張三一言也重復舊話:在政治史上,可以找到以獨立求得自由的實例,但找不到在極權統治下一個地方有民主事例。沒有事實支持的主張是謊言,彭定康就是滿口謊言。
共產黨用反台獨之名,打壓台灣實行共和立憲民主自由普選之實;也用反港獨之名,打壓香港實行共和立憲民主自由普選之實。
共產黨一方面說港獨不存在,沒有市場,是偽問題,但同時又矛盾地高調反港獨;何以如此?一則港獨是真存在真問題,所以共產黨要真反港獨,二則借反港獨之名,壓香港人民爭取普選之實,因為在今天赤裸裸公開反民主是件難為之事。
彭定康好像心有靈犀一點通,也反港獨,有唱雙簧實效。

如上所述,今天香港有兩個基本反港獨議論有:一時港獨只是青年人不滿情緒發洩;二是港獨是偽問題。
現在就研究一下不滿是真情緒,港獨是不是偽問題。
港獨當然是不滿情緒的發洩,香港人長期被共產黨欺凌打壓,香港人的人權和政治權利被共產剝奪殆盡,氣憤填譍,能不發洩?但是,港獨絕不只是一時發牢騷的不滿情緒發洩,它是香港人歷經數十年認同中國條件下爭民主徹底失敗後,總結經驗教訓,得出理性的結論。

有評論說:梁天琦「坦白承認,現時講不到何時進行時代革命,也沒有『建國方略』」,由此可見「梁天琦的講法再一次證明港獨只是幻想出來的空中樓閣,方向不知,方略沒有,流於『貪口爽』。」

不妨用生活常見事例來說明這個說法之謬誤。比如說,有一青年(男女通用)只知道很想找個異性談戀愛、結婚,但是,不知道哪一天,在甚麼地方追哪一位對象,更沒有一套追求策略;由之,得出此青年找對象談戀愛只是幻想出來的空中樓閣,方向不知,方略沒有,流於「貪口爽」;於是,青年人的戀愛就成了偽問題。  一個人想外遊,但是還沒有決定到哪一國、還沒有儲夠旅費、更沒有旅遊路綫圖,所以此人旅遊外國只是幻想出來的空中樓閣,是偽問題。
上面兩個生活事例說明戀愛結婚是偽問題、出國旅遊是偽問題,偽問題就是不存在的問題、不存在的事實;即是人間根本沒有戀愛結婚、旅遊這一回事。
你說荒唐不荒唐?但是,那些指稱港獨是偽問題的人,用的就是這一荒謬邏輯。

張三舉過一例,若港獨真是偽問題,前幾十年九龍皇帝曾灶財建立九龍國才是真正的偽問題;所以沒有,人反曾灶財的「九獨」,也不見有人在立法局提出反「曾九獨」問題。若港獨真是偽問題,若港獨絕不能成事,即港獨和曾九獨相同,陸共土共就不會那麼緊張傾盡全力打殺了;共產黨的高度緊張的反應說明:港獨是真問題,港獨有力量,港獨有前途。

比香港更小,權力建構更差的地方獨立建國的事多得很。所以,港獨不但不是偽問題,其含真量100%,港獨能否實現,要付出多大代價,要到甚麼時候才能獨立,那是另一回事。
事在人為,只要有人談港獨,信港獨,行港獨,香港獨立建國終將成事。

有人不妨拿民主黨一項調查作為反港獨依據。據稱,受訪者被問及若二零四七年無法實行特首及立法會全面普選,屆時希望香港實行哪種政治制度,百分之五十五希望繼續實行「一國兩制」,接近兩成希望「邁向獨立」。不過,如果二零四七年前已實行雙普選,支持「一國兩制」的比例大幅上升至接近七成,「邁向獨立」則跌至百分之十四。顯而易見,港獨訴求源於不滿現狀,即使沒有「建國」的可能,市民還是會發晦氣地認為,不如離家出走算了!
對這個調查和暗示的結論,有人本質地指出其問題所在:支持港獨的由0增至14%、20%!
兩三年後,十年八年後支持港獨的會增加還是減少?這要由今天青年人支持港獨的比例決定,事實給的答案是:青年人支持港獨的多。香港中文大學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 2016年7月25日公佈:近七成受訪者支持維持一國兩制,17.4%受訪者則支持港獨。15至24歲群組中,近四成人支持港獨。這個數字說明:五至十年後,支持港獨的香港人將占40%,即五至十年間反港獨香港人暴升一倍。支持港獨的香港人占絕大多數;因為在支持者之外的60%人中,按常理,應有35%左右中立不表態者;剩下的25%是反港獨港人。支持港獨和反港獨之比是4:2.5。支持港獨力量壓倒反港獨力量。
這說明,即使港獨真的是偽問題,但是隨著日月流逝,偽含量漸少,真含量漸增,最後,全真;港獨不但是真問題,還必然會真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