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決派,你們被人扯後腿了

日前,律政司將會代表特首梁振英以及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司法覆核劉小麗的宣誓。事實上,不少評論,例如筆者拙文《自決派,小心你們的議席!》,已經預計到自決派會在梁頌恆和游蕙禎被禠奪議員資格後,被港共政權以法院作為工具禠奪資格。

港共政權之所以要將劉小麗的議員資格禠奪,筆者在《自決派,小心你們的議席!》一文已清楚指出。劉小麗作為自決派重要成員,是九龍西四位非建制派當選者中最高票的。自決派在近年發展蓬勃,與本土派同時成為香港政壇的新勢力。不論自決派,仰或是本土派,其反共立場皆比起傳統泛民主派強烈,對港共政權的威脅也比泛民主派為大。本土派或自決派,不會像民主黨般「走進中聯辦」,統戰難度極高。為此,港共政權唯有以「釋法」解決本土派以及自決派,因此梁頌恆和游蕙禎首當其衝成為首兩名受害者,而相信劉小麗、羅冠聰、朱凱迪以及姚松炎將會逐一被港共政權以法院作為工具,禠奪議員資格。

除此以外,禠奪劉小麗的議員資格,亦是為了建制派的議席。由於游蕙禎之前被區慶祥取消議員資格,劉小麗若同被取消議員資格。九龍西將會有兩席需作補選。在這種情況下,建制派將穩奪一席。事實上,建制派在第六屆立法會選舉中成績差強人意,在民主派碎片化的情況下,只能奪取四十一席。港共政權要通過禍港法例的難度將大為增加,因此,以釋法同時禠奪本土派和自決派的議員資格,通過比例代表制為建制派穩奪一席,成為唯一一個增加建制派席位的方法。

由此可見,港共政權以「釋法」方式禠奪議員席位,皆是為了取得更多席位。「宣誓不莊重」只是籍口,就算二十九位民主派、本土派以及自決派議員字正腔圓地宣誓,港共政權亦會以諸如「民族自決是不擁護基本法」為籍口,以發假誓為理由入稟法院禠奪議員資格。而在以往,港共政權之所以沒有以「釋法」方式取得更多席位,皆因民主派團結一致,受到超過六成市民的忠實支持。只要港共政權禠奪任何一位民主派議員的資格,皆必定觸怒全港市民。

然而,港共政權之所以能夠在今次入稟取消梁頌恆和游蕙禎的議員資格,全因他們被禠奪議員資格時,泛民主派的「評論員」和「傳媒人」不但不進行聲援,反而大肆慶祝,並著手準備補選,企圖搶奪兩個原屬於本土派的議員席位。這些「評論員」和「傳媒人」的行為,實在是非常可悲。他們身為泛民主派人士,不但不聲援同樣持反共立場的本土派,反而落井下石,不斷攻擊梁頌恆和游蕙禎,為中共及港共政權的「輿論先行」戰略「抬轎」。結果,與泛民主派友好的劉小麗也被入禀禠奪議席。

「傳媒人」中的表表者鄭經翰,曾捐款資助劉小麗,但卻呼籲民主派譴責梁頌恆和游蕙禎。今天劉小麗的議員資格也被港共政權挑戰,不知鄭經翰會否發現,自已的行為實為港共政權的「輿論先行」戰略「抬轎」,導致自己支持的劉小麗議員資格瀕臨被禠奪呢?他又知不知道自己的行為,有如扯自決派的後腿?

香港大多數人都是讀中華民國所出版的中史課本的,他們因此大都忽略了「支那」一詞並無侮辱性。結果,港共政權以言入罪,以舖天蓋地的宣傳機器,批鬥梁頌恆和游蕙禎,歪曲事實,無限上綱,以「輿論先行」的鬥爭策略,先禠奪梁頌恆和游蕙禎的議員資格,為往後禠奪其他議員的資格舖路。本次律政司入稟法院要求禠奪劉小麗的議員資格,搶奪議席的目的圖窮匕現。

泛民主派的「評論員」和「傳媒人」,個個因為大中華主義,又因為私怨,竟忽略公義公理,不但不聲援梁頌恆和游蕙禎,反而落井下石,為港共政權「輿論先行」的鬥爭推波助欄。結果梁頌恆和游蕙禎的議員資格被禠奪,自決派亦很可能難以倖免。

若泛民主派的「評論員」和「傳媒人」,個個像練乙錚、李怡和桑普般,客觀分析事件,相信市民絕對不會遭港共政權的宣傳所蒙蔽,港共政權亦難以發動「輿論先行」的鬥爭策略。就算,中共政權以「釋法」手段霸王硬上弓禠奪梁頌恆和游蕙禎的議員資格,其行為亦必定會不得民心。可惜,不少泛民主派的「評論員」和「傳媒人」例如鄭經翰和黎則奮,不但不進行聲援,反而與建制派站在同一陣線譴責梁頌恆和游蕙禎。結果現在連屬於民主派會議的劉小麗也被挑戰議員資格,誰有份做成這局面,誰扯自決派後腿,相信各位讀者有目共睹。

這些「評論員」和「傳媒人」,不知是否已經被統戰,或被大中華主義沖昏了頭腦。我只知道,他們攻擊本土派,扯自決派後腿的行為,必遭新一代香港人所唾棄,必定成為時代的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