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成集體回憶,與本土出路之我見

今天梁游上訴駁回,筆者心中一沉,頓覺香港制度崩塌,整個人少了魂魄。筆者受香港教育,中學時課本上說香港是三權分立,上月香港眾權貴高官出來表明香港沒有三權分立。真不知我們將來還會有多少一直擁有的言論自由、集會自由、有一天香港政府出來一句你其實從來沒有!那就沒有了。

不少人怪梁游不智、小學雞,我只能說今次立會選舉處處被中共干擾,一把屠刀劈下來,沒有人可以預計到而避開。有些人會想香港人不濟,其他國家人民一早革命,這一種想法是一廂情願,事實是人民依然如常生活。

人民是實際上也是關心自己的。人民在吃一碗劣食,你革命只是提議要付錢去倒了他碗飯,那人民不會支持,你必須提出他付錢去得到更好食物的承諾,他們才會考慮。

本土派經歷內鬥,中共追擊, 百廢待興。我們必須放棄急攻近利,一仗功成的幻想。一步一步去建立勢力。選舉這路不行就試其他方法,例如做生意資助從政,重點是認真做生意,而不是用紀念品來為政黨籌款。從政必須求同存異,連合各方可以幫助自己的力量,才會壯大自己勢力,這不是上山打遊擊的時代。現在是資源戰,超限戰的時代,有實力有資源才有能力有籌碼才能和中共交涉。

最後寄語梁游兩位,目光放遠,謹慎行事,親賢士聽忠言,留下良好名聲,將來必有大用。中共改變不了你們是民選議員這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