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港督彭定康近日言論惹來熱議。他不贊成「港獨」,覺得有關主張是「自欺欺人」,鼓勵港人應繼續爭取民主普選。

肥彭似乎不知今天中共已非鄧小平治下的中共,專制獨裁,民主普選實現的機會是零。他亦漠視中共種種殖民政策,如普教中、洗腦中史教育、批准大量新移民來港定居、主流媒體遭染紅等。一旦香港人口結構有變,「新香港人」佔全港人口大多數,土生土長者移民的移民,冷感的冷感,試問落實民主普選尚有何意義?

「香港民族」之提出,「文化建國」之揭櫫,旨在確保日後爭取的民主是香港土生土長人士的民主,非為他人作嫁衣裳。此恐怕非隔岸觀火的肥彭所能明瞭吧!

肥彭是務實政治家,且有歷史局限,又離地愛港,其言論不慍不火,宜被諒解。反而「青年新政」出事後一直「潛水」的梁天琦露面質問肥彭:「港人是否要甘願被 (中共) 政權安撫,放棄自己的權利?」令人側目。

對一個已失去政治能量的老人家逞口舌之勇,彼為何不在梁游慘遭各方圍攻時挺身維護?獨派風雨飄搖,兵敗如山倒,成喪家之犬,彼為什麼不充當急先鋒,頂住招牌,挽狂瀾於既倒,卻選擇往加拿大升學,置世事不理?愧對新界東六萬六千多票,還有面目非難肥彭?肥彭值得被非難,但非難他的絕對不該是梁天琦!

肥彭總算心水清,謂梁可以繼續雄辯滔滔博取掌聲,簡言之,即嘲諷梁紙上談兵,「得個講字」。

要真正救港,緣木求魚的「我要真普選」固然死路一條,口講「港獨」也不見得有任何成效。

或許,回到最基本,設想我們不再承認《中英聯合聲明》,否定中共有資格手握香港主權,怎樣保證香港恢復 97 前狀態乃首要考慮。《基本法》於這裡並非一無是處,它是當年中英外交談判的結果,不少條文已有效保障香港作為一個準國家,如香港能夠自己發行貨幣、香港可以獨立身份參加國際組織及比賽等。

只需通過修憲去除中共佈下的惡法,再藉全民公投讓其獲得民意授權,一旦中共開明派上台 / 內部崩潰招致美國進駐,香港便可憑藉新修憲法恢復 97 前狀態,奪回近似自治領 (dominion) 的身份。接著宣誓效忠英女皇、加入英聯邦、立祠供奉歷屆港督,香港正式建國,名副其實的獨立。文化則以地道華夏搭配英國古典自由主義、基督新教傳統。

奈何熱普城「公投制憲,永續基本法」敵不過「棄黃保游」、「不投雙黃」的負面文宣,香港休克,距離死亡不遠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