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港督彭定康 (以下簡稱肥彭) 不贊成「港獨」,認為港人只需積極爭取全民直選就可以。這是對香港慘遭中共殖民缺乏深切體會之妄言!

 

目前不少學校實施「普教中」,街頭巷尾充斥許多手持身份證卻說不出純正廣東話的「新香港人」,電視、電台、報紙單方面報導利好中共的消息,黃金時段播大陸劇集,英超精華被印超取代……一切一切,落實民主普選真的可以解決?不然。唯有實施「港中區隔」,進行族群鬥爭,保護逐漸邊緣化的香港本生土長人士,死結方可拆開。而看在中共邪眼裡,「港中區隔」等於搞「港獨」,搞「分離主義」!

 

再者,《「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講得很清楚:「高度自治權不是完全自治,也不是分權,是中央授予的地方事務管理權,為高度自治權設限,限度在於中央授予多少權力,香港就享有多少權力,不存在『剩餘權力』。」行政、立法、司法三權互相合作,朋比為奸。特首地位超然,子女享有特權。此之謂「高度自治」。港人焉能接受?如不接受,意味著要推翻棋盤,重新開局,中共一定不肯就範,「港獨」又有何不可?

 

肥彭以自己做例子:「我當英國國會議員時也曾宣誓,這是嚴肅的事,於倫敦宣誓時我手按聖經,宣誓不是甚麼笑話,不宣誓就不能就任。我估計各地立法機關也有同樣要求。」問題是中共故意借宣誓不合符規定褫奪反對派民選議員資格。先例一開,立法會還有前衛激烈的「異見」聲音麼?制衡政府從何談起?

 

畢竟離開了 19 年,隔岸觀火,老眼昏花,出錯在所難免,情況有點像台灣前行政院長郝柏村於今年 8 月批評道:「香港要獨立當然不可能,不僅北京反對,我也反對,說『香港人不是中國人』,這話出賣祖宗,不忠不孝。」

 

況且,緊貼肥彭言論者都知道,其向來反對英國脫歐、川普 (Donald Trump) 任美國總統,簡言之,即反對「本土主義」於全球蔓延,傾向「全球化」。適逢香港因緣際會成為「本土主義」急先鋒,肥彭發言批評,亦屬意料中事,不足為奇。

 

奈何現時中共已與昔日迥異,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邀請肥彭替新書寫序,一群親中愛國「正義朋友」紛紛「善意提醒」,嚇得曾拒絕出席「香港管治:禮崩樂壞?」論壇。鄧小平、江澤民的開明專制一轉而為習近平的封閉獨裁,肥彭言論,僅反映他垂垂老矣,無助香港應對正在倒退至野蠻國度的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