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教會歷史上有所謂「五大牧首區」。初期教會在耶路撒冷成立以後,由於受到正統的猶太教迫害,猶太裔的基督徒開始四散,並且將福音傳給外邦人,於是慢慢在整個羅馬帝國的地中海沿岸都建立了教會。初期教會由曾經跟從過耶穌基督的使徒領導;當使徒紛紛去世以後,使徒所按立的監督(即主教)即成為教會之領導人,形成主教制,劃分教區,由安提阿的聖伊格那丟確立。五個歷史地位較高的教區––––為羅馬、君士坦丁、亞歷山大、安提阿和耶路撒冷的主教,就被稱為宗主教或牧首,領導其他的主教。羅馬主教即為西方教會的教宗,君士坦丁主教即為東方正教會的牧首,而亞歷山大、安提阿和耶路撒冷的宗主教位置隨著後來的教會分裂,多個教會都各自聲稱自己為其牧首之繼承人。不過,在五大牧首區之中,我等往往很少提及到安提阿。

事實上,由初期教會的發展史與宣教史看來,安提阿的地位遠比其他四大牧首區來得重要。安提阿是耶路撒冷初期教會基督徒的避難所;聖保羅受感化後,在敘利亞大馬士革待了一會,後來得悉安提阿教會需要牧養,就前往安提阿,與聖巴拿巴同工。後來安提阿成為了聖保羅以及初期教會海外福傳的基地。

安提阿曾經是一個繁榮的國際都會,難民的目的地,以及初期教會的宣教中心;這幾點與香港非常類似。香港由轉口港變成國際金融中心,在七十年代以後社會經濟發展加快;中共竊國以後,中國大陸大量政治難民(包括天主教和基督新教的難民)逃往香港,為香港帶來勞動力、資本和技術。而且,香港自開埠以來,一直都是西方教會進入中國大陸福傳的重要基地。

然而,當羅馬帝國衰落之時,安提阿亦被捲入戰火,成為東羅馬帝國與哈里發穆斯林的戰場;後來先後落入魯姆蘇丹國和十字軍的手上,結果毀於1268年蒙古伊兒汗國的軍隊手上,大量平民遭到屠殺。今日我等所言之安提阿正教會牧首,已經不再是在安提阿,而是在敘利亞的大馬士革;而且安提阿再不屬於敘利亞,而是成為了土耳其的城市。

香港這個東方安提阿亦同樣地正在死亡當中。在淪陷以後,香港再不是收容難民的國家,而是輸出移民的殖民地––––香港移民把華人教會擴展到加拿大、美國、澳洲、紐西蘭和英格蘭等地。可是,隨著中國同時向全世界大量輸出講普通話的中國移民,入侵全世界的華人社區,粵語在海外華人社區的地位開始受到威脅,變成少數,說粵語的香港華人教會開始走下坡,漸漸被普通話堂的中國移民教會取代,而香港教會亦自然失去海外華人福傳的中心地位。香港教會紛紛投共,不敢再向中國大陸派出宣教士牧養家庭教會或地下教會,以換取與中國大陸官方的三自教會交流和合作,然而官方的三自教會從來也不接受海外宣教士長駐,結果香港教會又失去了對中國教會的影響力。面對香港的社會、政治和經濟環境急速惡化,教會不但無法適應社會,提出牧養香港人之本土神哲學和社會福音,反而與無神論的殺人政權合流,叫人順服掌權者,支持港共政權和中共政權,宣傳中國民族主義,打壓本土主義,否定香港主權和香港的文化認同。東方安提阿並非面臨死亡,而是已經進入死亡的階段;現在只欠中共在2047年基本法大限來臨之時,正式實行一國一制,把香港的教會全部併入中國的三自教會而已。東方安提阿已死亡中,而我等將會見證其死亡過程的終結,以及死後的復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