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蕙禎去信台灣總統蔡英文,要求中華民國重新審視香港新界租權,下款自稱「經合法民主選舉產生之香港民意代表」,實為騎劫民意,陷香港人於不義。其一,游蕙禎參與的選舉,並非合法民主選舉,其二,游蕙禎的一言一行已不代表香港民意。

今年立選是違法選舉

剛過去的立法會選舉,不少人助選扮參選,臨尾才退選,其實這樣觸犯了選舉條例,是違法行為。根據選舉條例,在選舉期開始之後,除非候選人逝世,或者因故不再符合候選人資格,例如被判監或失去香港永久居民資格等,否則合資格候選人在提名期結束之後,不能退選。選舉條例同時有規定每個候選人的選舉經費上限,現時九龍西區之經費上限是182萬1千元,假設兩個候選人A及B各自用盡182萬選舉開支,然後臨投票之際A宣布退選,叫支持自己的選民投給B,結果B相等於有364萬元的選舉經費替其助選,對其他候選人並不公平。

在選舉經費不公外,雷動計劃明目張膽操控選舉,指導投票,更是藐視香港法治及選舉神聖之行為。若再計上中出羊子、陳浩天、梁天琦等人被DQ,任何一個有智力的人也會認同是次選舉是非法選舉吧?

游蕙禎並無民意支持

游蕙禎得票 20643,按字面是有約二萬多人支持她。到後來因為梁游二人宣誓風波,青年新政搞集會護駕,結果得約30人肯現身支持。支持遊蕙禎的民意大概有30人,(不計青政,波皮黨的人數也不止此吧?)按此推算另外那二萬多票應該是反黃以及雷動也不足為奇。觀乎網上的KOL,一些高呼停戰,另一些懷疑自己被本民青針對,更有樹倒猢猻散之勢。游蕙禎究竟有多少民意支持,實在成疑。

燥進台灣勢扼殺港獨

此外,游蕙禎的立論在於人大釋法破壞基本法,然後再追尋到南京條約,以中華民國為繼承清政府的大統,因此香港的主權應在台灣。實際上,游蕙禎此舉是迫使蔡英文點破台灣現在是獨立的台灣國,還是仍是中華民國。如果蔡英文承認台灣是台灣國,則台灣無道義基礎保存故宮博物館內各中華瑰寶、文物,更無道義基礎保存和使用世界各地華人捐獻其反攻大陸的資糧。若蔡英文說台灣是中華民國,則受到黨內壓迫,說其背叛台灣。而且按台灣之國力,也未必可於現時將香港納入版圖。游蕙禎此舉明是迫台灣在國際社會中說香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而非中華民國。她這樣做的結果對香港獨立運動造成無可挽回的傷害,正是打著獨立旗號反獨立。

游蕙禎此種妄撞行為,在宣誓風波之後又再一次累及全部港人之福祉。為免再被拖累,我等必須與之劃清界線,不要再被代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