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蛋仔伯伯

最近出外午膳,經常遇見一位老伯伯。老伯伯髮絲斑白,頭戴紅色鴨舌帽。形銷骨立的他,推著盛有雞蛋仔的小木頭車。箱子微微打開,熱辣辣的雞蛋仔就散發出陣陣香味了。很多中學生不買飯吃前來光顧,但收檔時只有老伯伯獨自離開。

有一次,一名老師訓斥學生:「連飯都唔食買雞蛋仔?」學生依然故我,照買可也,老師無可奈何。

看著老伯伯奮力維護香港小食於不墮,我不禁心存感激,又覺可悲可嘆。

感激是現在從事此類行業者越來越少,生存空間亦越來越窄,龍鬚糖、糖蔥餅、麥芽糖夾餅……通通配上現代包裝,要麼請到海洋公園集古村一趟。難得如斯困境下仍有步入花甲之年的老人在街頭巷尾傳遞窩心溫暖,這份堅毅不屈、迎難而上,實屬可貴。

可悲是老伯伯好像無人承傳他衣缽。爐頭壞了,他自己一個人修理。路邊街坊談天的談天,走過的走過。我不知他有沒有兒女,如果沒有,待他撒手人寰,香港恐怕從此少一個能做美味雞蛋仔的巧手師傅!

港共政權常常主張保育香港文化,其究竟作出過多少貢獻呢?美食車耗費鉅大,所販賣真是港人以往愛吃的東西?當香港逐漸變得陌生,老伯伯和雞蛋仔,彷彿是赤地裡的清泉,沙漠裡的仙人掌。儘管軟弱無力,卻意義重大。

我已多次因攜帶八達通吃飯,口袋沒零錢,錯過光顧老伯伯,十分內疚。我承諾,下次一定帶備足夠金錢。我也希望路經青衣、發現老伯伯的有心人,不妨用心支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