紮馬步,武術基本功之一,雙腿跨開略寬於肩,半蹲姿勢,有如騎馬,因而得名「馬步」。

詹憲慈考「紮馬步」本字「紮𡕒步」,彭志銘因襲以為正字,實為大謬。

〔前修未密〕詹憲慈《廣州語本字》(1924)     紮𡕒步:𡕒者,立而夸張兩股也。俗讀𡕒若馬。《說文》:「𡕒,跨步也。」朱駿聲曰:「謂夸張兩股也。」《集韻》:「𡕒,枯化切。」

〔正字不正確〕彭志銘《廣東俗語正字考》(2009)  紮𡕒:武術「紮馬」的「馬」字正寫是「𡕒」,廣韻注音「苦化」切,作「一步」解,同時,也與「跨」通,《說文解字》:「𡕒,跨步也」。練武的「紮𡕒」,即「紮𡕒步」,是「夸開兩股而站立」也。

謬誤辨析:𡕒,《廣韻》「苦化切」,《集韻》「枯化切」,擬成粵音均是/k’wa1/。邵瑛《群經正字》:「𡕒、跨,古今字,其實一也。今經典通作跨。」

「𡕒」是「跨」古字,紮馬步要雙腿跨開,詹憲慈或因此而臆測「馬步」本字「𡕒步」,想當然而云「俗讀𡕒若馬」。彭志銘一味因襲而已。

 

筆者按:詹憲慈是前清舉人,既非語言學家(現代的漢語言學),亦非小學家(小學,中國傳統語文學,包括音韻學、訓詁學、文字學),其考證廣州話本字,往往好取僻字故作艱深,又不免濫用音轉之弊,只注重韻母之相同或相近,不顧聲母之不同及難以音轉,一憑主觀曰某字俗讀某音云云,或以毫無根據的「聲之轉耳」輕輕帶過。彭志銘是語言學門外漢,尤其不諳傳統小學,連本字研究必備的基本功(音韻訓詁)也無,只是一味因襲詹憲慈《廣州語本字》和孔仲南《廣東俗語考》這兩本最早的粵語本字研究著作,這也罷了,紮馬是武術基本功,彭志銘身為「洪拳國術會會長,習洪拳超過四十年」(二O一O年《功夫傳奇》第四集:洪拳正宗),居然說「紮馬」正寫是「紮𡕒」,何其諷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