攘外必先安內:消滅青年新政偽本土集團

青年新政議員梁頌恒和游蕙禎宣誓「玩嘢」,把China讀成「支那」,背後卻毫無策略、毫無論述,因此牽連大波;首先政府乘機入稟法院,控告梁頌恒和游蕙禎宣誓無效,然後人大常委會主動就基本法104條進行「釋法」,聲稱不真誠的宣誓乃是無效的,作出無效宣誓以後亦不得再重新宣誓。由於梁頌恒和游蕙禎的行為無聊、幼稚,未能帶出任何有系統的本土論述或大型抗爭運動,結果反而引來市民大眾的反感;而市民對青年新政的反感直接投射在對整個本土派和香港獨立運動陣營身上,令香港本土運動受到沉重打擊,失去民意支持。而當青年新政這兩隻小學雞鬧出彌天大禍以後,竟然還好意思向大家討飯,說要籌款五百萬為了大家而去上訴、去抗爭,偽裝成抗爭英雄。牠們若非共匪安插在本土派的內奸,就是一群根本不懂政治,單靠運氣而上位的蠢人。無論牠們是內奸還是白痴,牠們也只是一群敗壞了整個本土派名聲的偽本土;而任何支持牠們的盟友,無論是奸狡或是愚蠢,亦同樣是偽本土。

是非之間,沒有中立的餘地。對錯之間,沒有妥協的空間。正邪之間,沒有和解的可能。今日我在高登驚見素人抗爭者「椰子是無辜的」之膠文<夠了,本土派必需立即停止內戰>,竟不提是非對錯,正邪不分,無視大局,叫大家團結、和解,實在是為青年新政偽本土說項,足見此人無是非之心。如此為團結而團結之膠論,實與泛民左膠無異。

我是第一個高呼「青年新政,一事無成」的本土派學者。2015年初,當青年新政決意以「本土派」之名義參與區議會選舉,我已經公開指出這群人面目模糊、立場不清、論述不明,亦沒有參與抗爭,根本是偽本土。然而,說牠們「一事無成」顯然是低估了牠們對香港的破壞力;牠們最大的「成就」是令本土派在香港成為過街老鼠,令人大釋法首次得到民意支持,令抗爭力量潰散。這種「成就」是我從來無法估計的。

攘外必先安內。如今有匪賊冒充我等本土派,使之衰落,令共匪大捷,為廿三條立法製造社會討論,若仍有無恥之徒或無知之人為匪賊辯解,叫大家與匪賊和解,這種人應當同樣被視為匪賊。固然「椰子是無辜的」過去曾經在抗爭前線上付出過沉重代價,久經上訴才能夠洗脫罪名,然而是次其「停戰論」實為是非不分,當受公開譴責,故我必須在此撰文指正。

p.s. 有無恥之徒竟在網上散佈謠言說我支持青年新政,吾屌其母也!我早於2015年Myradio節目<建國弟兄會>中公開指出青年新政一事無成,結果當時引起大家的圍攻,說我反化本土派。我從來只支持黃毓民及黃洋達之本土抗爭路線,這一點人所共知,不容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