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g

老實講,獵殺野豬在香港根本不是甚麼新鮮事。自戰後以來,野豬均被新界農民視為有害之動物。野豬破壞農作物、搞亂農田,並攻擊村民。故此,才有野豬狩獵隊之出現,避免野豬數目過多,影響村民之生活和生計。

這個「野豬關注組」經常批評獵殺野豬沒有必要,因為野豬性格不會主動攻擊人類,只會因為出於自衞本能才反抗等。這種野生動物「人類化」,把「人權」之概念強加於野豬身上,根本不符合自然界法則,沒有深入了解香港鄉郊歷史和文化。

根據葉靈鳳《香港方物志》一書記載,「(野豬)是一種極兇猛的動物……衝擊力很大,咬人也極厲害」。動物權益惡霸經常指出野豬不會攻擊人類,並且以照片和影片為證。不過,他們所接觸到的,大多是已經習慣與人類相處之野豬群,在九龍水塘附近的野豬群就是一例。若果你在新界北區接觸牠們,相信很快就會被撞到飛起了。把習慣與人類相處之野豬群無限放大,根本不符合事實!動物權益惡霸的誠信真係幾有問題。

葉靈鳳亦指「(野豬)一到黑夜,時常成群結隊的出現,能夠一夜之間將整塊田地毀難,因此,對於農作物的害處很大。」野豬破壞香港農民之農作物,是人所共知的事實,為何這些動物權益惡霸卻沒有關心農民之生計?如果不把一部分野豬獵殺,又如果保障香港農業能夠自給自足,增加生產量,避免繼續依賴大陸?

動物權益惡霸總是站在道德高地,把他們的價值觀強加於我們身上,卻不會以其他利益團體、個人,甚至社會整體利益作思考。香港歷史(Hong Kong History)認為,只要野豬數量(population)沒有接近易危的水平,在影響農業和鄉郊村民生活(例如出現攻擊人類事件),獵殺野豬是可以接受的,沒有甚麼大不了!

筆者不是動物權益狂人,亦不會把人類價值觀強加於處理野豬問題上。只要各位以香港歷史、社會和人文風俗之角度思考,就會unlike/hide這個惡霸專頁了。

原文刊於「香港歷史(Hong Kong History)」專頁,蒙作者授權轉載

封面來源:香港野豬關注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