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怡先生在「世道人生」專欄發表文章<不畏權勢與不畏群情>,提到:「尤其是見到為對抗強權而遭到『一沉百踩』的弱勢者,我幾乎是無可救藥地會站在他們一邊。」頗有死撐青政、不認同群眾批評梁游做法之嫌。他又說:「即使是自發的群情,在多數情況下,也是基於羊群效應。也就是說,多數人沒有經過自己慎密思考,往往只看到一些簡單事實,於是一犬吠形百犬吠聲地呼喚起來。」

群眾指斥梁游,果真未經思考?屬羊群效應?不然!

群眾固然覺得梁游勇敢,「refucking 支那」也夠膽講。可是,作為從政者,誠信非常重要。梁頌恒強辯「支那」是鴨脷洲口音,不肯坦白承認羞辱中共國,根本為欺人之談。至於 “Hong Kong is not China”,分明想表示「香港不是中國一部份」、「香港人不是中國人」,但游蕙禎認為:「”Hong Kong is not China” 是事實,在地理上是客觀描述。」巧言令色,口舌便給,始終不願表態支持「香港獨立」,群眾批評他們哪裡未經思考?哪裡人云亦云?

缺乏誠信不打緊,最失敗是毫無顧慮後果。律政司提請司法覆核梁君彥裁決,法院受理,梁游有即時宣佈司法獨立已死,動員抗爭者嗎?沒有,還天真相信法院會公正審理。結果,人大搶先釋法,「反港獨、撐釋法」大聯盟集會高達四萬人參與,梁游能策動大批支持者反擊嗎?不能。司法獨立崩壞,民選議員日後隨時因宣誓有欠真誠和莊嚴被取消資格,體制外街頭抗爭卻鼓動不起,立心移民他方者不斷。香港死矣,梁游難道一點責任都沒有?

站於道德立場,對抗強權的弱勢者不應遭鞭撻。然而,由現實政治的角度出發,弱勢者行錯一步棋,弄個「滿盤皆落索」,群眾是要集體承擔,集體受苦。無端喝苦水,譴責弱勢者愚昧不智以泄內心鬱悶,這不見得純粹是情緒化表現。

總之,奉勸李怡先生一句,不要再無可救藥地站在青政一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