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生,請問您有無印象幾時開咗股票戶口呀?」

 

他搖搖頭。

 

無奈,我只好走去找其他同事求救。師父Benson第一時間出現在我面前,幫我問Operation的同事,及翻查賣魚陳的開戶紀錄。我們發現他開了儲蓄戶口後只存入了幾十萬,便沒有其他交易,而負責替他開戶的職員說他只是要求開戶存錢,沒有提及買股票。於是,Benson協助我繼續旁敲側擊:

 

「陳生,您話您買咗股票,但系統無顯示您持有股票戶口,您係幾時買入架?」

 

「上,上次,買,咗。」

 

「?」我和Benson互相對望,不明所以。

 

「買,買,咗,五,五十,萬。」

 

我再次和Benson互相對望,師父明白了!原來,他,是,傻,的!

 

賣魚陳一直以為存錢入銀行就等於買了那間銀行的股票,擁有如此怪異思維真是天賦異稟!

 

得知他還沒有股票戶口,老闆就要求我們立刻盡快馬上為他開立。結果,費了好一番功夫才為他辦理好,而且還浪費了不少唇舌去教他如何致電電話銀行買賣股票(真是對不起了,股票部的接線同事!)。

 

自從我們知道賣魚陳是傻佬之後,一眾Sales(包括老闆)便沒有理會他,讓他一直在大堂玩股票機。

 

過了一排,我發現賣魚陳好像已有一段時間沒有再來了,便走去問同佢有幾句嘅昌哥:「昌哥,呢幾日唔見傻佬陳嘅?」

 

昌哥冷笑幾下,哼道:「係你地以為人地傻啫,人地不知幾醒,上排低位買入,高位就放咗。佢同我講,佢不知執(賺)咗幾多個(萬)呀!呢兩日股價跌,而佢早就放咗,咁識避,真好嘢。」

 

「咁呢排佢點解唔再嚟?」

 

「佢話唔再睇好咪走囉。」

 

噢,原來賣魚陳是股票奇才!我們誤會他了!早知跟他買啦!再問下昌哥睇下有無貼士先。

 

「係呢,咁佢仲想買邊隻股票呀?」

 

「我點知啫,不過見到佢呢兩日中午都去咗對面間銀行。」哈,天才與白癡果然是一線之間,他永遠都要把錢存入銀行才認為是買了它的股票,真可愛!

 

對面間銀行,好,等我觀察它的股價多幾日先入啦。結果,同昌哥對話後的一個星期內,對面間銀行的股價真的升了,於是,我下定決心跟賣魚陳買呢隻股!

 

怎料,我一入了幾手股,呢隻股就跌到呀媽都唔認得。我氣急敗壞走去問昌哥:「昌哥,昌哥!你又話賣魚陳入咗去對面間銀行嘅?」

 

「係呀,不過果日同你傾完就無再見過佢啦。」

 

「……」

 

「係喇,昌哥呀,點解你同佢傾到計嘅?你唔覺佢講嘢逐粒字逐粒字跌出嚟架咩?」

 

「唔係呀,佢講嘢同我地一樣咁正常呀,反而係成日自言自語。」下?佢一直耍緊我地?

 

「咁佢自言自語講咩?」

 

「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