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大堂的股票機前出現了一位奇怪客戶,他是上星期剛到分行開戶,自此,每日中午就站在股票機前不斷按refresh鍵查看本行的股價。他頭髮亂糟糟,身上深藍色的T-shirt總是黏滿汗液,腳還套著一雙黑膠鞋,樣貌有幾分像達哥。我承認Sales一般都是以貌取人的,成嚿梅菜的他在大堂徘徊了整個星期都無人問津,倒是保安叔叔昌哥有時候會跟他聊幾句。

 

老實說,起初我也沒有留意到這位客人,怎料有一日,每日在房看閉路電視的老闆突然走到我的位置前,說:「Bella,果邊有個客最近成日出現,你去睇下有無生意。」唉,怎麼要接豬頭骨的又是我?

 

老闆見我扁晒嘴,就出金句:「嗱,Bella,根據我咁多年經驗(潛台詞:我宜家袋錢落你袋),千奇唔好揀客,因為Life i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s, you never know what you’re gonna get.」係嘅老闆,但點解我嗰盒大部分都係屎味嘅朱古力?
「先生,請問有咩幫到您?」我跟他保持了約半米距離,因他身上散發出陣陣腥臭味。

 

「……」

 

「先生?」

 

他望了望我,指著股票機,結結巴巴地說:「我,睇緊,我,隻,股票。」他真的是逐粒字逐粒字跌出來。說畢,他便認真地繼續按股票機,而剛好有其他客戶找我,我便乘機走開。

 

第二日中午,昌哥看著門外,說了句「賣魚陳又嚟啦!」對,那位奇怪的客人又出現了。我開始有點好奇,點解昌哥可以成功與賣魚陳溝通,而且知悉人家的職業,小妹不得不佩服。

 

老闆在賣魚陳踏進分行後,就立刻走出房門,用凌厲的眼神,示意我去找生意。怎麼老闆這麼空閒,每分每秒也在看閉路電視呢?唉,我再次灰溜溜地走到賣魚陳身旁。

 

「陳生,您係咪買咗我地銀行嘅股票呀?」

 

他遲疑了一下,回答「係」,然後又不理會我了。

 

「您喺幾多蚊入架?」純粹找話題,在老闆面前交功課。

 

「……」

 

「您買咗幾多呀?」

 

「你,幫,幫我,睇下。」

 

「咁麻煩您出示身份證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