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國共戰爭史熟悉的朋友,應該對湯恩伯這名字不感到陌生,不管是對家共產黨認為湯恩伯是「常敗將軍」,連自己人的蔣介石也曾告誡湯恩伯:「不要老逃跑,名譽要緊。」李宗仁回憶錄中也曾說:「湯恩伯當一師長已嫌過份,你(蔣介石)竟還把這種人引為心腹。」基本上雙方對湯恩伯的評價是一致 – 垃圾。

他由對日抗戰開始到國共戰爭的柒事多不勝數,基本上不用查資料都能隨便列出幾個例子,1937年南口戰役失守、1942年河南大饑荒引起河南人幫日軍驅逐湯恩伯國軍、1946年華山損失國民軍全美式裝備第74師、1949年湯恩伯秘密在日本購買二十二套房子為潛逃日本作準備,後來被外間誤會蔣介石要遠走日本。1949年古寧頭戰役是湯恩伯鮮有的勝仗,但那一場戰役實際上由前日本關東軍將領根本博所指揮,才取得今天國民黨時常吹噓的「古寧頭大捷」。

湯恩伯劣跡斑斑,過往在國民黨內要求將他撤換的聲音不絕,但蔣介石充耳不聞仍委以重任。各方面對於湯恩伯的批評是合情合理,對於戰場之事每一步都涉及國家興亡,犯錯一次都可大可小,何況犯錯卻是如此之多及嚴重,難道批評就是鬼、落井下石、私怨?蔣介石只因為他是親信、朋黨一再包庇,縱使國民黨敗亡原因很多,但湯恩伯絕對是原因之一。

正如青年新政在當選前當選後犯錯不斷,其支持者盲目為他們的錯誤SPIN成深謀遠慮。最初粱天琦被曾言縱使爬行也必定會爬進立法會,然後進行B計劃影武者,那麼議席資源對於本民前來說何其重要,既然重要為何今天青年新政的梁生又言議席不重要?那麼議席是重要還是不重要,重要就應該以拿取資源為第一目標,宣誓玩野就純粹是以為無成本玩野玩出禍。

青政支持者為宣誓一事辯護,甚至搬出人大釋法破壞一國兩制來掩飾青政的無知。青政打住「講獨」為旗號,不相信基本法及一國兩制,中共、特區政府理所當然就是敵人,相對中共也視本民政為敵人。兩者根本就是敵對狀態,大家也是心知肚明,中共、特區搵位入青政是理所當然,居然還有人會以穿得性感少女不等於被強姦一樣的邏輯套用下去,少女性感被強姦是無心對有心,但本民青同特區政府兩者是對抗角色,本民青的每一步應心思熟慮,這次因宣誓被DQ本民青是難辭其究,因為其當選前是不相信基本法,支那人是不講信用的,不會當選後又忽然相信吧?

BBQ與高達斌事件,與青政有關係人士澄清是為了套交情方便攪地區工作,及認為無論與任何不同政見都有計傾。不足兩個月後高達斌相關人等司法覆核檢討議員宣誓事宜,無疑給這班大愛講獨摑一把掌。漫畫《英雄本色》第11期中曾經講過,如果為了利益而與一個長年累月與自己意識形態及政見相佐的政團合作,無疑是出賣自己選民及政黨底線。

反釋法遊行西環事件,早在7月1日本民青已經知道那位置不利行動,而數月後的反釋法西環行動,在早一天事先張揚會去中聯辦,讓政府可以事前部署,而在星期日中聯辦無人辦工情況下向中聯辦示威,最終示威以失敗告終,而青政的支持者在低俗頻道節目啤梨晚報中表示,該行動能夠讓外國報章報導已算成功。如果示威目標是讓外國報導,那何需要示威者冒著被捕、被打、被噴的風險,只需要兩位青政前議員披著HK IS NOT CHINA圍巾在旺角裸跑一樣可以在國際傳媒見報,還讓人覺得你總算一人做事一人當。

與政府就宣誓事宜的官司,在辯護過程完全無針對過控方的指控,就是否真誠的論點辯護,導致官司在無可爭議放棄辯護情況下敗訴,完全讓人摸不著頭腦,還有很多柒事錯事多不勝數無法盡錄,錯失如此尚且要盲撐,那我們與建制派支持者其實沒有兩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