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恩國話香港連軍隊都冇,所以冇可能獨立,呢個其實係個偽命題。宜家冇係咪代表將來都唔會有?重點唔係香港現時有冇軍隊,而係有無能力建立軍隊。事實係:只要肯建,任何具有足夠成年人口嘅地區都能夠建軍。馬恩國之所以口出狂言,恐怕係因為佢心目中對「軍隊」嘅定義,係美軍嗰種裝備精良且高度專業化嘅部隊。其實,根據日內瓦公約,只要具有明確指揮體系、可辨別之標誌(制服等)、公開持械、以及遵守國際戰爭法規,就已經係一支軍隊。

因此,如果只係講緊建設一支軍隊,而唔係建設另一支美軍,事情就簡單得多了。香港建國初期嘅軍隊,完全可以係就咁一支防衛型民兵,以全職軍官、士官、及文職人員為骨幹,兵員於戰時動員,平時則列入預備役定期受訓,由一最高軍令機構(國防部等)統一指揮及管轄;此部隊只需穿戴某種足以與平民明顯區別開來嘅標誌作為制服即可,並以塗上明顯識別標誌之民用車輛、改裝車輛、民用/改裝直升機等作為機動手段;武裝以輕武器為主。咁,就已經係一支軍隊。

呢種「簡易」軍隊建立起嚟故然容易,難處在於點樣確保呢支軍隊能夠達成使命?一國嘅總體防衛戰略,同要建立一支點嘅軍隊息息相關;對於香港而言,呢個課題又涉及建軍嘅時機。好明顯,現時嘅香港,處於中國駐港部隊嘅絕對武力優勢陰影下,要另立武裝係相當困難嘅事。故此最佳嘅時機,係中國軍隊因各種原因而撤走或喪失戰力嘅時候。

近來中國經濟衰退,加上對外劍拔弩張,坊間興起「支爆」一說。「支爆」的可能性及發生時間,不在本文討論範圍內,不過我們不妨大膽假設,一旦發生,對香港而言,很可能造成兩大種影響:

1.      南部戰區將轄下之駐港部隊大部份兵力調回國,以應付境內亂局或內鬥。
2.      大規模難民潮,難民由中國邊境湧向周邊各國,包括香港。

如果兩者爆發,所導致嘅武力真空將形成獨立及建軍嘅最好時機。同時,呢支軍隊嘅任務亦相當明確:堅守邊界,防止難民湧入香港。當支爆來臨,香港嘅主要外來威脅會係大批南下嘅難民及流寇,而唔係忙於內鬥及撲滅內亂嘅解放軍。對付呢種威脅,需要嘅係大量人手作大規模邊界管理、難民管理及隔絕,最多就係低密度衝突。呢個就係點解本文提議建立半專業低技術嘅數量型軍隊。

當然,上述兩種影響皆為大膽假設,尤其第一項,發生之可能性極待商榷。香港終究為中國各黨軍要員之金錢命脈,駐港部隊會否撤軍,抑或會嘩變成為一股意圖獨吞香港呢隻金蛋嘅軍閥,尚屬未知之數。無論如何,由於兩者皆足以作為「完美建軍條件」嘅參考,本文仍會假設兩者成立為起點行文。不過,開始之前,想對中國駐軍係咪必然會固守香港呢個問題,破解一啲迷思。

駐港部隊唔係由香港人組成。呢啲由中國各地所募召嘅官兵,依雨傘革命時所見,如果冇翻譯官伴同,大多甚至無法同本地人溝通;而且,不同於二戰時退無死所嘅英國駐軍,駐港部隊有成個中國大陸供其退卻。故此,一旦中國與外國開戰,抑或支爆導致呢啲官兵嘅家鄉陷入內亂,佢哋真係有決心長留香港嗎?

宜家,就讓我哋開始詳述香港軍隊嘅組成細節。

軍官及士官嘅來源,第一種途徑係由現有紀律部隊中抽調。最直接嘅建軍手段,當然係由警察嘅準軍事化部隊(PTU、快速應變部隊等)之中抽出若干整編制單位,並以該等單位為骨幹建軍。然而鑑於現時警隊之公安化及戰力之低下,當支爆來臨時,可能已因各種動盪而遭受嚴重人員損耗,無法抽調人手,另一個問題係忠誠度;第二種途徑係由外地或PMC(私人軍事服務公司)聘請軍事顧問,以訓練或直接指揮基層部隊。以PMC協助訓練當地武裝嘅做法,喺阿富汗等戰區已有先例。倘作長遠打算,亦可將有軍事潛力之人才保送外國軍事學院培訓。當然,任何訓練都需要以年計嘅時間進行,無法緩急,堪可考慮嘅只有頭兩種方案。

香港七百萬人口,比以色列更多,故可動員人口堪比以色列甚至更多。另外,香港同以色列一樣,女多男少,如果爆發戰事大可從女性人口之中徵兵。女兵在現代戰爭多作後方支援嘅角色,但觀乎二戰之蘇聯、現代嘅以色列、中國北韓,女性在前線戰鬥中完全能夠擔起半邊天,無須侷限於後勤角色。

由於國際間管制不嚴,輕武器可輕易地由外國購入,至少會比採購諸如坦克等重武器來得容易。咪同我講「邊個會敢得罪中國賣軍火畀你呀?」第一:宜家講緊嘅係輕武器,唔係飛機大炮,國際間呢啲交易真係好hea;第二:不如講吓中國又得罪咗幾多國家?支爆唔講,當一個抗擊中國嘅武裝部隊,近近地向越南及印尼採購幾千支AK、RPG、無後座力炮時,你敢唔敢打包票佢哋一定唔賣?

事實上,若駐港部隊真係繼續留低,其主要裝甲戰力為92式步兵戰車,並無裝備坦克。喺巷戰中,呢種裝甲車可被密集射擊之火箭筒等輕武器所擊毀。另一個巨大威脅為武直九攻擊直升機,對此能有效施以反擊之輕武器只有大口徑重機槍,而MANPAD(肩托防空飛彈)並唔係好似一般輕武器般咁易買到。但要緊記:任何空中武力皆無法永久滯空作戰,特別係武直九呢種火箭載彈量少嘅非專門設計直升機。

所以,邊個話我哋建唔到軍?不過建軍係一回事,長遠維持又係另一回事。注意上述嘅只係當支爆來臨時點樣應急地建軍。因應未來國防環境之改變,當初嘅民兵,可能會逐步走向專業化嘅路線。呢方面太長遠,在此暫且不談,不過我想提一提某樣論長遠建軍不可或缺嘅課題:軍工。

馬恩國以新加坡軍費數目來恐嚇港人,事實上,香港嘅國防預算恐怕會更高,因為新加坡只需要維持現有國防,而香港係要由零開始做起。軍工業由於建廠、投產時間漫長,想儘早有收穫就必須在建國伊始就馬上撥款開工,政府必須同時負起前線及後方興建兩大支出。軍工業初期目標係具有生產及維護必需品之能力,如製造部份槍支備件及重裝槍彈等,但又唔需要去到飛機大炮等重工業。香港可以外購彈藥,但因為一場仗起碼十幾萬發子彈上落,單靠外購恐怕接濟不上,故本土軍工屬必需。這方面嘅討論空間很大,本人未有答案,在此不妨以槍支及槍彈作例拋磚引玉,供讀者諸君們思考。

任何有關輕武器後勤體系之討論,必須要考慮現有輕武器之裝備情況。香港最普遍嘅槍支,非雨傘運動中得沙展先可以帶嘅.38 S&W Model 10左輪莫屬,警隊亦擁有一定數量嘅9mm自動手槍,不過喺交火中能發揮實際火力嘅係步槍級別或以上之武器,至少亦要衝鋒槍。警隊擁有少量9mm衝鋒槍及5.56mm口徑步槍,但數量最多嘅應該是駐港部隊手上嘅5.8mm九五式槍系。另外,民間及警隊擁有一定數量嘅12號散彈槍,水警據悉亦擁有若干.50大口徑機槍(無法使用蘇系12.7mm彈藥)。駐港部隊亦裝備蘇系7.62mm、12.7mm及以上嘅大口徑自動武器以及各種口徑之迫擊炮。

由此可見,本港各類槍支繁雜,倘全面兼顧必然會加重後勤體系負擔,故軍方只能投入有限嘅產能,支援某一種經已被普遍採用之武器。AR-15等5.56mm槍系備件則需要精密機具及冶鋁技術,難度之高甚至連越戰時期嘅台灣都放棄自產,轉而研發六五式步槍。AR-15亦需要向製造商購得許可、圖紙等後方可投產。唯一無需license又最可能被普遍使用嘅就只有九五式,不過問題係5.8mm步槍彈係中國自用彈藥,並無外銷,所以應該無咩可能得到圖紙。

在建國初期,香港未必能夠建立完整嘅槍彈生產線,製造子彈嘅原料及機器均需外購。即使強如中共,以其7.62mm五六式步槍彈為例,一般嘅廠家都只能製造彈頭及彈殼,發射藥及底火要由專門生產商提供。故此,應以「重裝子彈」等生產模式彌補所需。重裝槍彈係指將新嘅彈頭、發射藥等裝入用過嘅彈殼內循環再用,產能較弱嘅武裝勢力或外國槍友一般用這種方法生產或改造彈藥。對本來就彈藥稀少嘅香港軍隊而言,呢種生產模式無疑相當合適。

本文旨在淺探建軍之可能性,討論範圍到此為止。一句話:在獨立伊始,香港應建立以徵兵制及臨時兵員為主嘅軍隊,以抵擋由北方而來嘅難民洪流,並應迅速發展能夠保障現有輕武器戰力之軍工體系。建軍之路充滿荊棘,但絕非如馬恩國之流所言般不可能,希望本文能收拋磚引玉之效,讓各位喺獨立之路奮鬥嘅志士們能夠對建軍各範疇作進一步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