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皆為形式 港人難逃Matrix

無成本大可以玩嘢,結果三千萬無咗,呢個成本都幾大,上訴都唔見得有機會推翻,上訴只不過係形式上嘅表態。不過重點其實唔關成本問題,有啲野係值三千萬嘅,但表達政治立場呢樣野絕對唔係,因可以有其他airtime可以講。

當然,記性好嘅會記得佢哋係話因唔同意份無選民對象而只有「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同「基本法」為服務對象嘅誓詞。但其實無人在意,呢個係事實,由一般市民到抗爭界社運圈都無,因知道又只不過係形式。

但形式係咪就可以唔洗理會?好多野都只係形式,甚至主權誰屬,有無民主自由等,在現今的香港環境下,其實都只不過係一種形式。即使大陸不干預而有一人一票選特首,癈青都係買唔到樓,收入都唔會多左,而大多的香港人既生活都唔會有咩大改變。

呢個係好現實嘅客觀環境,因樓價高企、貧富懸殊、上流機會不足等的社會結構性問題係資本主義及環球一體化的產物,唔係共產黨主權的英美法意澳日等大國都有此問題,睇美國大選結果就可知道美國民眾面對緊既社會問題有幾嚴重。

即係由宣誓、甚至民主自由都其實係形式嘅野,最少以依家嘅香港黎講係。呢樣野先係最可悲既事,宣誓無左三千萬反而唔係咩大事,而係香港如今樣樣嘢都只係形式,泛民做吓樣、建制做吓樣、抗爭做吓樣、政府做吓樣,大多嘅市民都會收貨,因大家都心底明白,只不過係形式。一邊話市道差,呻窮下覺得樓價高但照買、照去消費、照去旅遊……

咁我地呢啲不安現狀既可以做乜?等支爆?sor9ry,就算支爆,我哋都唔會有咩好處,因支爆下支那人嘅特性就係圍爐同圈地為王,細嘅有山頭,大嘅就軍閥,假設真係亂時(留意我係話「假設」,下段會講我認為會發生咩事) 支那軍南陪戰區一定先收香港皮。香港自己無軍隊,全都係支那派黎嘅,有6千兵力,都係屬南部戰區既,唔洗由廣州派兵,支爆時想劃地為王,係添馬艦派一營行幾步就掃平香港政財中心嘅金鐘同中環。咁方便嘅軍事位置,可見當年英國佬幾心機重。

而且事實係,你估列強會由支爆?任由支那同香港亂?雖然支那係最大嘅債主,債主死好似唔洗還錢好似好爽,但要留意其實都係面數,美帝夠欠UN天文數字啦,咪仲係以常任理事國就指指點點。但實際有現金流動嘅係商界,支那作為當今最大的消費市場,就算共產黨真係唔掂就死,列強都唔會任佢支爆。

咁我地可以做乜?其實無架,打吓飛機,圍爐取暖吓,最多咪有啲激啲既朋友咪掉吓磚石、放吓火咁,但對大局毫無改變。呢樣國屍講得啱架,佢入唔到去,個局變咗死局,因一早已經係。但即使佢入到去,退一萬步,就當個局走向佢想要既,最後都只不過係共產黨係背後做最終操盤,充滿美麗謊言的假象,只不過轉了另一種形式。

香港人要走出呢啲概定形式,同走出Matrix一樣咁難。逃離Matrix需要的勇氣及前瞻性,並非生於安逸的多數港人所具備的,而且講真對於大多數人黎講,活在Matrix中其實唔算太差,有無自由其實都唔太重要,如何活著,說穿了,還只不過係一種形式罷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