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事變之後,中日全面開戰。日本一開始嘅立場係「三月亡華」,認為日本嘅軍力之盛,可以係三個月之內,佔領南京,解散蔣介石政府。八月日軍進攻上海,蔣介石派出直屬精英部隊應戰。到十月底上海淪陷,國際輿論認為蔣介石已失精銳,再無抗戰能力。一時輿論,已經偏向日本,但係蔣介石宣佈棄守上海之後,四行倉庫嘅部隊放棄徹退,同日軍激戰五日。

四行倉庫原係金城、中南、大陸、鹽業四間銀行合資興建嘅倉庫,當時係第八十八師師部,貯存大量軍資。而且四行倉庫位處蘇州河西岸,同上海公共租界僅一河之隔,各國官民都可以親眼觀察依場最後一戰。

當時四行守軍只有四百多人,日軍屢次招降都唔成功。反而廿二歳嘅女童軍楊惠敏夜渡蘇州河,將一面十二尺長嘅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送入倉庫。守軍係屋頂升起國旗之後,更加鼓舞士氣。依件事受到西方傳媒廣泛報導,成為「中華民國可能有得打」嘅最佳例子,開始扭轉輿論,成為爭取外國援華嘅重要一步。

幾年後,係地球另一邊,類似劇目亦再次上演。1941年德國打敗法國之後,西歐就淨番英國繼續對抗。係德軍空襲英國各式軍備同軍工廠幾個月之後,八月十五日德國空軍誤襲倫敦,令邱吉爾認為德軍決定無差別攻擊。於是邱吉爾下令夜襲柏林來報復。希特拉盛怒之下,決定全力攻擊倫敦,務求一星期之內將倫敦燒成白地,以摧毀英國軍民嘅反抗意志。渠料,邱吉爾反而借機會鼓舞我方鬥志。就連英王一家亦留係倫敦,拒絕撤離,成為英國絕不屈服嘅象徵。王后(當今英女王嘅母后)甚至係白金漢宮受襲之後,同仇敵慨咁講出:「我終於可以面對東城同胞!」

依場戰役,印證咗邱吉爾空戰之前所講嘅:「我哋會係海上作戰,我哋會係天空作戰,愈戰愈強;無論代價如何,我地會守衛我島。我地會係灘上作戰,我地會係登陸點作戰,我地會係郊野及城巿作戰,我地會係山上作戰;我地絕不投降!」

幾十年之後,台灣嘅民主運動,最黑暗當數美麗島事件,包括呂秀蓮同陳菊在內,八位鬥士被軍法審判送入監獄。但當時嘅辯護律師,包括陳水扁同謝長廷,就係八人入獄之後,繼續抗爭,證明抗爭火焰不滅,先會有後來嘅民主。

邱吉爾係1942年,英國初嘗勝果之後嘅演說,將極權嘅手法講得好白:「希特拉空軍優勢嘅作用,係說服所有人任何反抗手段都係全無希望。」挑釁極權之後,極權定必會全力反撲,以獅子搏兔嘅氣勢還擊。極權嘅策略,唔單止係為打擊浮上前線嘅目標,更加係要摧毀希望,摧毀反抗一方嘅鬥志。

因此,面對極權反制,最失敗並非損失當下戰線嘅具體目標,而係失去意志。倫敦可以燒成白地,但係英國人民唔可以投降德軍。就算現階段並無應對之策,亦必須要顯示俾對方睇,我地仍未放棄。四行倉庫保衛戰,重點就係如此。就算好似《古惑仔》電影裏面咁「X住走」,亦要俾對方知道,我地輸左一球,但係絕不言敗。

單次輸贏,係歷史長河影響未必好大。只要學識金庸筆下,蒙古精兵果套「雖敗不亂,前隊變後隊,射住陣腳,緩緩退去」,則有望保存實力,重振聲威。而且力量有限,意志無窮:倫敦燒成白地之後,德軍嘅空軍優勢反而成為無用之物。對方拒絕屈服,就只能夠眼白白睇住對方重整士氣,伺機反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