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需要絕望嗎?

政治發展至今,的確陷入膠著狀態。但係膠著先係常態。世事總冇一帆風順,亦會經常出現對方佔上風嘅情況。法國民主化,由1789年嘅大革命開始,都經歷過專制嘅波旁復辟、開明專制但最後偏重商界嘅奧爾良王室、帶來秩序但專制嘅拿破崙三世,差唔多一百年之後,先至出現較為切合現代意義嘅第三共和體制。

香港醒覺運動,濫觴為2010年,經歷幾年嘅理論發展,先係雨革之後成為真正嘅政治主張。成為政治力量,係年初新東補選之後先至成形。故此期盼一次選舉就能一舉成功,實際上係異想天開。

香港係商業城巿,處事迅速,立場現實客觀,乃係商業成功嘅根本原因。但係同一種世界仔性格,係政治領域就成為致命傷。係股巿買當頭起,跟風炒作,的確係合理嘅投資手法。政治領域之中,聲勢浩大時候支持國家,只係錦上添花,只係廉價支持。反而係處於弱勢,仍能堅定不移,先有可能係風向改變之時,有所收獲。作為小股民,弱勢時候支持與否,鮮會影響局勢發展。故此小股民有餘暇,可以唔理弱勢股票。但係政治上,如果弱勢時期,連自己人都唔撐,結果真係可以係從此消亡。

其實講番轉頭,香港情況亦非悲觀。一兩年之間,本土派由基本上唔存在,到今屆選舉有10%至26%*選票,係歷史長河之中,算係迅速堀起。其實依個聲勢,亦係對家要強力打壓嘅原因。所以覺得未有成果,其實係好怪異嘅諗法。

對時局失望係常情。但係如果輕易放棄,甚至思考避走他方,我個人覺得係言之尚早。本土主義,目的係令自己嘅文化,能夠係本地承傳落去。避走他方,自己嘅文化就自動成為當地嘅次文化,實際上反而係主動放棄。

通行嘅結婚誓詞,有以下一款:我○○○接受你○○○作為我合法的已婚妻子(丈夫)。擁有並持有,從這天開始,是好、是壞,是富、是窮,是健康、是疾病,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開。

對於自己嘅土地,大家有冇依份甘苦與共嘅諗法?

*10% 係最狹義嘅分類,只計熱普城同青政。26% 則係最廣義嘅分類,包括其他自決派同埋激進泛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