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學者「研究」出(不是「觀察」到) 一種「一元式民主」;沒有學問的問學人沒有這種超凡能力,只能看,他們至今沒有人看到這種一元式民主。這是學問精英和問學人不同之處。

學問精英這樣描述他的一元式民主:一元式民主認定只有一個至高無上的整體性「人民意志」;一元式民主就是民粹。學問精英要把他們研究出來的一元民主與不存在的民粹劃上一個等號,一元民主 = 民粹;事實是不存在 = 沒有。

[一] 研究出來的一元民主

民主本質就是多元;所以只有多元民主沒有一元民主。
除非是假民主,若是真民主就不可能有一元式民主。因為民是多元的,多元的民沒有可能建構一元民主;民主邏輯排拒一元。民主必然是多元的;正如阿媽是女人一樣,多元是民主屬性;說有一元民主就等於說男人阿媽一樣荒唐。
民主被認定只有一個至高無上的整體性至高無上的「人民意志」,然而沒有任何一個平等的民能代表這個「人民意志」;歷史證明,所有單一的人民意志都是由強勢且單一的黨,尤其是黨頭所代表,所以民主一旦一元化,它就已經不是民主了。從邏輯上來講極簡明;『一個至高無上的整體性「人民意志」』只能由一個人,極其限也只能由極少數的一小撮人代表,其他極大多數的民無從置喙。如此制度也可以叫做民主制度?
毛澤東的「民主」(人民民主專政)就是這一種典型。
學問精英說,認定只有一個至高無上的整體性「人民意志」的就是民粹。這是謬論+怪論。不存在的民粹被賦予內涵是「唯民是尊」、「唯民是從」,可見所謂民粹是民主中的一種,這點應該沒有異議;只有一個至高無上的整體性「人民意志」是專制,也是沒有歧義的。所以,只有一個高無上的整體性「人民意志」的就是民粹,它的意思是專制獨裁就是民粹;然而,民粹是民主中的一種,所以,準確地說是「專制獨裁是一種民主」。
真令人跌眼鏡,連要評論的最基本概念都搞不清,搞出如此一個謬論+怪論。

學問精英有備而來,除以一元民主罪名反民主了外,還在民主程序,即選舉制度方面根本上否定民主。把民主選舉程式註解成選舉界定民意,民意統領一切「並扣上「選舉霸權」罪名。

請問,民主被剝離選舉程序,還能成其為民主嗎?

原來在學問精英精英眼中民主是罪過;他們的目的是要根除民主。

[二] 精英天然反民主
政治常識告訴人們,精英天然專制,必然反民主。「民粹」就是精英反民主的方便且常用的工具。
民粹被學問精英污名化、原罪化。
要怎麼樣才能沖淡污名、減少罪過呢?
學問精英開出的葯方:民接受精英教育、領導。
當天定、理定、法定民不能主,要由精英領導,精英為主民為奴,這樣的民主才不是民粹,這樣的民主就沒有罪。
學問精英這樣說:與一元民主(民粹)相對的是多元民主,(自由式民主)。怎麼樣區別一元民主和多元民主呢?學問精英提出鑑別標準:容納精英、依賴精英、不反對精英、接受精英領導就是多元民主;反之就是一元民主,即是民粹。
張三一言多次認定,民粹是這樣界定的:接受精英領導的是民主,不接受精英領導的是民粹。現在學問精英自己公開承認了這一觀點。

[三] 精英專政合法性來自觀念,不是來自人民授權
學問精英還提這這樣的觀點:『智識上而言,自由式民主更強調通過理性論證來獲得觀念合法性,而不是僅僅以人數(「多數」)或者身份(白人、窮人、Weare99%)來自動獲得合法性。』
這種權力合法性界定是極主觀的。
民主的核心是權力來源的合法性,不是概念合法性。民主政治主要不在於觀點是否合法,而僅僅在於權力來源是不是合法。權力合法性只能訴諸民意,在程式只能由選票決定。
為甚麼這樣說?
是基於正義與平等原則。
在法律面前,每一個人都是平等的;這是正義。平等的人當然有平等的權力和權利。政權這個公權力就是由平等的民均等地交出一部分權力和權力組成。
既然公權力是由平等之民交出均等權力組建成的,那麼,怎麼樣判定組建成的公權力是否合法呢?到目前為止,人們只找到了民主多數決這一法。民主多數決比其它曾經用過的專制獨裁的少數決合理;所以,現今世界多數國家都以民主多數決作為是否合法的判斷。
因為精英不信任人民,所以,不信任人民作主授權的民主制度;因為沒有人民授權的合法性,所以無中生有地胡搞觀念合法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