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Trump當選的一些想法

上星期Trump當選美國總統,令一眾人大跌眼鏡,再留意香港討論主要分成兩派:一是對美國人民極度失望,一是覺得是保護主義擡頭的合理結果,沒有什麽大不了。兩派的看法,筆者都覺得香港人的國際視野還是有限,梳理一下自己的思路法,得出一些想法。

Trump當選需反思的事

今年對香港、對全球來説都是一個多事之秋,令大家反思根深蒂固的思想——自由經濟、移民政策、人道理由等等。六月的英國退盟,這是主流學術派所不能預先想像的,參考之前的蘇格蘭公投,大家覺得頂多比數會接近,國家會進一步分裂,但結果卻令人跌眼鏡。及後,筆者撰文道出大家需反思地區主義的發展,這也許是國際關係學者可以研究的其中一點。
那麽今次Trump當選呢?
今屆選舉,筆者或許會比喻成泥漿摔跤,一個沒有從政經驗的商人打敗了一個老手,當然老手有多少斤兩也是其失敗原因之一。首先,大家需反思民調的準確度。究竟是大家「票投社民連,口投民建聯」'還是本身大家戴著面具時都是虛僞的人?其次,大家可以思考美國人的民族性。究竟是否如左派人士說美國人般表面大愛,本質卻是歧視?又或者,反全球化是否一個趨勢?冷戰過後,大家都覺得世界朝著大愛、統一的方向前進,但08年的GFC卻令大家反思一體化的禍害。大家不能只以「世界已瘋掉」作爲解釋,需反思爲何和大家所預期的出入會那麽大。
至於對於香港政治,筆者覺得不能有什麽有用的參考,一來Trump本身提出的「保護主義」適用於香港只有「焦土」的作用,二來香港政治氣候所謂「撕裂」其實只是少數,「票投熱狗,口投左膠」的不足以影響現實的政治格局,言論大大流於網絡,兩個月前的選舉證明了這點——到頭來大家都是泛民的好兒女。
當然有些問題卻是偽命題,例如民主選舉是否最好的制度,這問題大多來自其他國家的網民。我曰:民主的珍貴不是其選擇,而是其過程,一黨專政亦不保證有好的選擇。還有就是反思傳媒的影響力,這是國際傳媒用它們讀者的角度看世界,要知道美國人物在國内的形象和國外的形象是很不同,國際間的不安或許不是傳媒造成,而是Trump對其他國家來説是不按情理出牌,大家都很擔心而已;而實際上,他所提出的政綱,在國内或許會很合理。

國際間的不安乃合理

人不希望改變,國際社會之所以希望Clinton當選,主要原因是她的執政符合體制内的決定。美國作爲大國,大家都以它馬首是瞻。Trump由於給人印象是不按情理出牌,大家擔心影響既定的運作,是合理的。但國際間的不安,未必會是美國選民投票的意向。
但同時,大家需對Trump執政任何的期望/預測作保留。有人說這次選舉是人民擡頭,向精英主義說不,筆者對此有保留。無錯國家是人民的,但政策制定,還是留給精英去做比較妥當。而究竟Trump的政綱有多少能實行出來,仍然需要靠精英去制定,但要知道,這些人都是體制内的人,看的未必是本土利益,而是「國際視野」,你可以說成這是出賣國家利益的「叛國」行爲,但現實中這是個人利益,分別只是多數人的個人利益還是自己的個人利益。
總而言之,到目前爲止任何對Trump執政的預測都並不準確。他能否真的影響目前美國本土甚至全球的政治格局目前仍是未知之數,歷史、數據都只能作參考,筆者覺得,Trump或許會是那隻黑天鵝。

總結

Trump當選,我是擔心的。但我最擔心的,不是將來會怎樣(嗯,還是要生活的),而是一直以來的學術理論與現實相反,有太多需要反思的地方,皆因這個世界,和我在書本上所了解的,實在有太大出入。
嗯,我真的離地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