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語有一詞,/kit9/音,「稠」義,常借「傑」字記之,例如謂稠粥曰「傑粥」。詹憲慈考/kit9/(稠)本字為「𩱵」(也作「𩱷」),彭志銘因襲以為正字。

《說文》:「𩱷,涼州謂鬻爲𩱷。」(筆者按:鬻,同粥。)《廣韻》「𩱷」有「莫撥切」和「莫結切」二讀。據此可知,「𩱷」是粥類,粵音/mut9/或/mit9/,與/kit9/(稠)義音均不合,並非/kit9/(稠)本字。

〔前修未密〕詹憲慈《廣州語本字·卷十二》(1924) 𩱵粥:𩱵粥者,粥之厚而不稀者也。俗讀𩱵若傑。徐鍇本《說文》:「涼州謂鬻爲𩱵。」《爾雅》:「餬,饘也。」郭注云:「糜也。」《廣韻》:「饘,厚粥也。」蓋𩱵之本義為糜,廣州則謂粥之不稀而似糜者曰𩱵粥,以𩱵與稀為對待字也。《唐韻》:「𩱵,莫結切。」(筆者按:篇幅過長,僅作節錄。)

〔正字不正確〕彭志銘《正字審查》(2007) 𩱵:廣東話裏,有一句為「呢一煲傑囉!」,意指「事情出了岔子」,「大事不妙」也!上述「傑」音的字,正寫是「𩱵」,是「稠粥」解。

〔一錯再錯〕曾焯文《粵字匯唐文》ep44(2015) 正確寫法是「𩱷」。《康熙字典•鬲部•二十七》𩱷:《廣韻》莫撥切,音末。《說文》涼州謂鬻爲𩱷。《廣韻》糜也。又《唐韻》《集韻》𠀤莫結切,音蔑。義同。mit、git只是一音之轉,好容易轉到的。

謬誤辨析:詹憲慈「俗讀𩱵若傑」殊欠解釋,彭志銘一味因襲。𩱷(𩱵)是明母字,明母字廣州話聲母讀/m/,絕非如曾焯文所言「mit、git只是一音之轉,好容易轉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