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獨鬥爭,滅族收場

2111cea58cd5b24

整個本土派成形以來,只知在「港獨」、「建國」做文章,假借革命之名,掩飾他們假扮的世代之爭,行青年奪權之實。可以說是沒有一件事情,可以拿出來面世。如今人大釋法,按本土鄙民之思維,正好是革命時機,為何市面之上,半個愛爾蘭共和軍的影子也沒有呢?

我在年來提出「中產出資,青年出力」的方略,正要世代各履責任,形成堅實群體對抗國家暴力,保衛香港的市民社會,將戲論回歸平實處。如今可見青政、本民前表現的巨大落差,反映沒有資源的青年從政,可以墜落至何種水平。至於種種建國獨立的詭辯之術,更證明均為糖衣毒藥。以港大學苑、暗有練乙錚支持的民族論,現下訴諸游梁兩位議員一句「支那」,得悉有幾多港人,與之為命運共同體。至於另一套港獨論述「永續基本法」,提倡者陳雲更進一步,力陳人大釋法之合法、合道統,基本上熱普城的港獨論述,乃是站在國家機器的立場,而非站在市民大眾的立場。每個港獨理論,他們的提倡者均有前政府幕僚的背景。撇除陰謀論,提倡者如斯大膽,恐怕亦是借助內幕消息放風,非真知灼見。如今則是風過無痕,面對現實。

香港的世代之爭,從來都是表象,目下只有資源之爭。在紙醉金迷的十多年,香港人將過去的勤勞性格擦掉,換來是不學無術的搜刮資源性格,亦因沒有打好處世做事的基礎。在資源匱乏的時刻,更顯得裹足不前,人性墜落更不時在社會公演。中共接管香港後,中港兩地經濟融合,令搶奪資源之風更盛,亦令香港人無法靜下來重新塑造未來。如今不論長幼,不求重新紮好基礎,反而借建國求解脫,不是痴人又是什麼?

凡看中港政治博奕,皆有一定規律。如果是大陸方主動發起攻擊,港人總有便宜可佔,至少可團結為群體;如果是由香港人自行派牌,必是中共自行操盤。蓋因中共本身,就是以鬥爭起家,依靠分化群眾起家,大陸的維穩手段,相信大家並不陌生。大陸人上當得多,自是陽奉陰違;香港人不明世情險惡,則賠上血本。

要知道游梁二人,本身就是一隻黑天鵝。即是從來沒有人預計,他們可以成為立法會議員。故此,他們直接由中共收買的機會,幾乎是不可能,因為不合乎買賣的行為,中共亦不可能憑空作出巨大投資,得知青年新政可以勝出,從而成功下注。然而,當在不可預期的事情發生後,中共豈會放任港獨黨的人,去盤據立法會,散播港獨意識?中間之貓膩,則大有文章可做。

另外一點應該留意的,乃是青年新政從剛出來的「青年參政」、「傘後兵團」,在短短兩、三個月間,搖身一變為「港獨份子」?正如前文已提及,所有港獨思潮,全是由前政府幕僚提倡。要製造另外一道供應鏈,在決策引導青政二人,將「港獨」包裝成手法抗爭,好等中共介入,恐怕才是中共的「天仙局」。

總而言之,當下的港獨思潮,可判定為炸彈人。不論有意無意,向鬥爭起家的共產黨,玩弄奪權把戲,輸家必為港人。向著這個方向進發,族群滅亡之路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