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嬴左,點算呀?

舉世矚目的花旗國大佬選舉終於落幕,結果令人大跌眼鏡,不論是平民百姓,或是那些所謂「美國專家」 、「國際關係專家」,大都未能預計特朗普玩膠成真,真的當選美國總統。輿論除了一地玻璃碎外,還有不少人表達對未來的惶恐。在世界的不同角落,皆有不少人擔憂特朗普提倡的政策會對美國內政、世界經濟和和平造成沉重打擊,甚或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我自問不是什麼「美國專家」 、「國際關係專家」,也對特朗普當選感到十分愕然;但米己成炊,現在我們要思考特朗普當選對我們究竟有什麼影響,而此等影響孰好孰壞?在特朗普時代,香港,以至亞太地區的未來又會如何呢?

特朗普的外交政策雖然是空中樓閣(其實他其他政綱大都如此),甚麼「墨西哥圍牆」、「禁止穆斯林入境美國」等,全都是嘩眾取寵的空頭支票,但值得留意的是這些政策背後的核心思想:特朗普在外交方面強調「孤立主義」,主張減少干預世界事務,把重心放回美國本土,而他亦明言上任後會要求接受美國駐軍的國家繳交保護費,否則會從那些地區撤軍,也會考慮容許日本等國擁有核武;這和美國過住的「世界警察」 角色背道而馳。表面上,這一切都和我們的日常生活相距甚遠,但香港雖為莞爾小地,但素來都是國際角力的場所,美國在港的影響力是不容小覤的,美國國會在1992年設立了「美國—香港政策法」以釐清香港1997年主權移交後的港美關係,保障美國在港利益,香港的政治及經濟深受美國的無形之手影響;為免得罪美國,中共尚不敢公然在香港搞赤化,但隨著特朗普上場,他的「孤立主義」代表著美國會減少對亞太地區的干預,只要不要干擾美國在港的既有利益,中共如何赤化香港,美國都只會抱著「隻眼開、隻眼閉」的態度。所以,在未來四年,縱使香港如何遭中共摧殘,也不要指望美國能幫上太多忙,除非有人能把中共赤化連繫到美國的既有利益身上吧。

而更多人關心的,是第三次世界大戰發生的可能性。答案很簡單,沒可能。雖然「孤立主義」會減少美國對世界各地的干預,但美國在全球各地都有千絲萬縷的利益關係;北約、中東地區的能源、亞太地區的軍備輸出……無一不牽涉到美國的利益,若有國家不識趣,敢在太歲頭上動土的話,美國肯定不會袖手旁觀,甭說影響全球的世界大戰。況且現在沒有國家對發起世界大戰有必勝的把握,而發起世界大戰的成本太高(最直接的後果是毀滅地球)。所以,縱使特朗普容許更多國家擁核自衛,但基於現實考量下,全球性的戰事並不會發生,更多國家擁核反倒能起牽制作用;試想像若日本,甚至台灣成為擁核國,中共敢如斯猖狂地在釣魚台和台海宣示主權,主動挑起紛爭嗎?然則在可見的將來,世界性的戰事雖仍為海市蜃樓,區域性的紛爭卻難以避免,尤其是向來受美國保護的地區。可預期未來港中及兩岸關係、中日紛爭、中東衝突在美國減少介入下會有惡化的趨勢,但基於其他國家/勢力沒有剿滅對方的實力,故這些衝突發展成戰爭的機會很微,更不用說世界性的戰事了。

總而言之,雖云美國採取孤立主義,但如一戰一般(一戰時德國實施無限制潛艇轟炸,波入美國艦隻,加上主動煽動墨西哥反美),若有任何國家侵犯美國在全球各地的既有利益,美國絕對不會坐視不理,而我們對於新任美國總統也不用過份驚慌(事實上也由不得我們驚慌),縱使特朗普當選總統,太陽還是從東邊升起,頂多是會有較多有關國際衝突的新聞罷了,對香港人而言都是WFC的事。故此,相對於美國的無形之手,大家還是把注意力集中到人大釋法這種赤裸裸的干預如何摧毀香港的法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