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岩離開落成大約1年黃江樓盤嘅陳先生,係城中第一個能夠交出租金上期入住呢到嘅人,而且佢仲係一名10後添!」

「陳生,陳生講兩句丫!!!」香蕉日報記者與其他人毫無儀態地衝向當事人。

陳先生被一眾記者包圍,終於佢停下腳步,記者拎住手上面嘅iphone14去訪問陳先生。

陳先生終於除低個口罩,向一眾記者講:

「嗯,其實我都係一個普通人,只係想住得舒服啲。」

「陳先生!依家香港租金昂貴係全球之冠,到底你點樣儲到呢筆租金上期嘅呢?」香蕉日報記者追問。

皮黃骨瘦嘅陳生就露左一個自信笑容:

「心態!心態決定一切。由我博士畢業個陣,我就已經決定去加入建造業,個陣我每日7點鍾就開工,做到凌晨,一個星期做足七日;如果唔夠工開,我仲會去幫人補習同埋走水貨,基本上我嘅人生除咗賺錢之外就唔會有其他嘢!」

「呢個就係我成功之處!。」

一眾記者都被陳生嘅言論所震驚,但唯獨香蕉記者繼續保持住專業追問:「咁你覺得自己人生為咗一間只有200呎嘅空間而付出,值唔值得?」

「當然!」陳先生繼續講:

「由我出世個陣,我就知道係香港一定要有樓,如果無樓,你讀幾多書都無用;你地黎訪問我其實都係因為我可以交到租金上期,係香港好多後生仔都怨天尤人,怪個社會唔公平,其實唔係。

我就係一個成功例子,好多人成家都焗係一個只有100呎嘅劏房入面,仲要同人共用廁所。但依家我已經可以擁有一個自己嘅空間!」

記者們被都陳生呢種咁自豪嘅心態所感動,然後繼續追問:「咁陳生會唔會同埋屋企人一齊住,會唔會考慮結婚生小朋友呢?」

陳先生表情開始尷尬:「嗯,呢樣嘢都難啲,因為我父母都將佢畢生嘅儲蓄都比埋我,打算將來黎交租。佢地有病都唔會打算醫,諗住自己早啲死,希望我可以搵個女仔結婚,但你知道啦,香港地只買得起樓嘅人先有資格結婚嘅姐,我諗呢啲咁奢侈嘅事我係做唔黎架啦,我只求之後可以交得起租就可以。」

「陳生,你知唔知道香港傑出青年會已經將你入選為本年度嘅偉大傑青之一架?咁你又有咩感受呢?」香蕉記者繼續提問。

「哈哈,呢樣嘢其實佢地已經聯絡咗我。我都好多謝佢地,至少我嘅努力都受到社會認同啦。」

「咁陳先生今年幾多歲呀?」

「34歲。」

陳先生講完就帶返口罩,然後向記者表示自己只係中午食飯個30分鐘走出黎交上期,佢馬上就返地盤繼續做嘢。

然而,係同場又有另一名傑出青年出現,記者嘅焦點就馬上轉到呢位傑出青年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