呢兩日美國大選瘋狂洗版,恍惚令我覺得自己變成一個美國人。不過都好,受住呢個影響我中午都自然去咗KFC到食炸雞,唔再係街市到徘徊諗食乜。

「嘩,唔係丫嘛,佢都選到。」

「我想Hillary 贏囉。」

「呢次一定世界大戰!」

本來香港言論自由,其實大家講乜都無咩何謂,但最令我心寒係有兩件事。

第一點,呢點相信好多人都有講,就係個班平時討厭政治嘅朋友突然變得好熱心。我都深感奇怪。

喂,你地平時唔係話我講政治好撚煩嘅咩?點解你地呢兩日突然變到好似司徒華返生咁!?
原因有兩個。

首先,佢地根本就係一班被facebook/IG主導嘅人,除此以外佢地根本無其他平台去吸收外來嘅資訊,情況有如一班師奶收風嘅地點,只停留係樓下街市,後果可想然知。

其二,就係來自一種最底蘊嘅人性 - 鍵盤戰士嘅人性。

我地夠薑係網上面狂屌千里之外嘅ISIS殺人,我地有勇氣都話北韓嘅人痴線,但我地絕對無膽去地鐵到叫條麻甩佬行開啲。

因為我地都好清楚,香港只係應該講人地嘅政治,因為講自己嘅政治(而且不正確)我地就係暴徒,係叛亂。

而重要嘅係,我地知道係自己地方講自己嘅政治,我地係真係要承擔責任架嘛!

(大家望下啲藝人取態就知啦。)

第二點令我心寒就係,班友講完幾句無乜重點嘅政治評論,佢地下句就係

「屌,跌左幾百點!」

「日圓升呀!」

「你睇啲金價!」

屌你呀!?你地上一分鐘先討論緊到底個世界會唔會打仗,你地下一分鐘就已經講早知留定啲錢黎買金!?我好亂呀!

無奈呢種就係香港人嘅悲哀,你地可能會笑。但其實我好明白,因為香港呢個地方真係訓練到人,你個日未死得哂,你都仲要去搵食。

醫生:呀生,好對唔住,你仲有三個月命。

病人:下!?

醫生:係,麻煩你找埋條數先。

我無再同佢地繼續傾呢個美國大選,我繼續係睇到facebook,直到我見有個post寫住:「美國人深信某日會爆發喪屍病毒,發明一個求生萬用袋」

富爸爸行埋黎同我講:

「香港就唔使擔心呢個問題啦。」

「咁我都唔覺得會有喪屍嘅。」我答佢。

「係香港有喪屍,啲人都唔會走難呀!因為啲人見到喪屍仲唔去買樓買股票咩,到時你去港交所啲人都惡過啲喪屍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