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常有人提起「殺子文化」。老一輩透過長年累積的極力和財富,去不斷打壓現在的年輕一代,這些事都是無容置疑的。「世代之爭」成為了這幾年的熱門話題,在早前的立法會選舉,有人提到「香港正進行殺子文化,所以要送年輕人進入議會」。基本上支持年輕人的原因,如果純粹是為了對抗老年人,也不是有甚麼問題的。但如果是盲目支持「年輕」和「抗老」的,則是一個問題。

真正打壓年輕一代的老年人,你反不到,卻要盲目遵從「抗老」戒條,最後演變為攻擊一些會支持年輕一代的老年人,希望從他們手中得到些許「權力」,達成了這場所謂的「世代之爭」。

二零一六年立法會選舉,「熱普城」聯盟一共五人參與這場競選,一直受盡抹黑。在選舉最後階段,所謂「本土派」在輿論上逐漸變為了「揀『AllinHK』還是『熱普城』?」,一眾「棄黃保游」的流言非語空群而出。選舉結果,「熱普城」得一席,「AllinHK」得兩席。

選舉結束後,一眾青政支持者依然意氣風發,有意無意繼續揶揄。到了宣誓風波,一眾反對青政兩位候任議員再次宣誓的團體,到立法會外示威,當中沒有一萬也有數千人。當然,你可以說這「幾千人」都是收錢遊行的,中共特意拿幾千萬去收買這「幾千人」去作出一種「民意假象」。但如果不是呢?再看看隨後青政晚上發起的集會,只有數百人。然而,他們可是得到數萬票而進入立法會的,竟然淪落到只得百多人肯前來集會現場。然後到了晚上的反釋法遊行,無綫直擊梁頌恆搭的士敗走。在事後,梁頌恆亦表明自己並無事先對此遊行作出計劃,因此事道歉。示威者明知現在的政治氣氛緊張,也都願意走出來,甚至有些已有心理準備去作某些行動,可能因而被判數年監。換來的只是梁頌恆的「事先沒有計劃」?

相反,「熱普城」在「五區公投,全民制憲,永續基本法」上,一直表明其計劃流程。有一個易令人明白的計劃,最後還是勝不了這場選舉。究竟為甚麼?除了「熱狗是原罪」之後,就是因為香港人的盲目「世代之爭」,認為這五名「熱普城」候選人「不夠年輕」。黃毓民和陳云根加起來都過百歲,在社會上又不是受盡剥削的階層,他們到了這個年紀,為何不惜服盡共產黨打壓,為何不惜被取消教席,都要繼續去宣揚理念呢?奈何一些年輕人卻認為立法會崩壞,剩下只得「衝」。當然,他們認為「黃毓民和陳云根就算想衝也有心無力」,故轉投精力充沛的年輕一代。

不過,年輕的候選人不是還有黃洋達,鄭松泰和鄭錦滿嗎?在「熱普城」的「五區公投」計劃中,大約兩年就會發動,然後希望有五位較年輕的人可以籍此當選,作為世代交替。但確實有市民會在街站期間,前來問道:「既然最後都是交給年輕人去做議員,但現屆也有其它『本土派』的年輕議員去參選,為何不現在就支持呢?」這是一個好問題,答案就在選舉後的兩個月就浮現了。

部分香港人盲目支持年輕人,為了令他們戰勝所謂的「世代之爭」,這種行為卻對抗不了真正壓迫年輕一代的老年人,卻走過去對抗這班希望幫助到年輕一代的老年人(或較年長的)。正所謂「專做容易事,達成成就感」就是這類人,不但沒有正視問題,卻令問題惡化。

青政的支持者,望到香港一個月急速惡化,請不要迷罔去問:「香港點解會變成咁?」這是你們給予香港的「禮物」,要香港人一同陪葬,不要當作事不關己扮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