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ŋɐk7/,通常寫作「呃」,騙、欺騙之意。學者羅正平(1960)考證本字是「眲」,《廣州話方言詞典》(1981)收錄「眲」為/ŋɐk7/(欺騙)本字,《廣州話標準音字彙》(1988)「眲」注/nei6/、/ŋɐk7/二音。然而,羅氏考證,實有疏漏。

〔前修未密〕羅正平《廣州方言詞彙探源》(1960) 眲(呃)。欺詐騙人。例如:「我被佢呃咗都唔知。」(我給他騙了還不知道。)按本字當作「眲」,《集韻》「仍吏切」,《方言》:「揚、越之郊,凡人相侮以爲無知,謂之眲。眲,耳目不相信也。」郭璞註:「因字名也。」

〔正字不正確〕曾焯文《粵字匯唐文》ep34(2015) ngak1正字是「眲」。《粵語審音配詞字庫》眲:nei6、ngaak1、ngak1。《康熙字典•目部•六》眲:《篇》輕視也。《列子•黃帝篇》列子見商丘開,衣冠不檢,莫不眲之。又《揚子•方言》揚越之郊,凡人相侮以爲無知,謂之眲。眲,耳目不相信也。《郭璞註》因字名也。又《唐韻》《集韻》𠀤仍吏切,音餌。《廣韻》眲:耳目不相信出列子。「耳目不相信」可以引申為「掩人耳目」,即係「呃人」的「呃」。

謬誤辨析:「眲」,《類篇》「輕視也」。《廣韻》「眲」有「仍吏切」和「尼戹切」二讀,擬成粵音分別是/jei6/和/nak9/,但廣州話無/jei6/音節,查「眲,仍吏切」在「餌小韻」、日母字,據「娘日歸泥」說,可擬成/nei6/(佐證:「餌」字廣州話一般讀/lei6/,顯然是保留泥母讀法且n/l相混之故)。羅正平以「眲」為/ŋɐk7/(欺騙)本字,引《集韻》「仍吏切」,審音已不準確,又引《方言》「耳目不相信」,但無解釋其為何義。今查《方言》第十:「癡,騃也。揚越之郊,凡人相侮以為無知,謂之眲。眲,耳目不相信也。或謂之斫。」該條體例,先給出一詞,再列出各地不同稱謂,可知此處「眲」為「癡」義。綜上所述,「眲」音義均不合/ŋɐk7/(欺騙)。

《粵語審音配詞字庫》本身註明「眲」/nei6/、/ŋɐk7/二音乃根據《廣州話標準音字彙》,而後者應是根據羅氏考證,以「眲」為/ŋɐk7/(欺騙)本字而注/ŋɐk7/音,羅氏考證之誤已如上述。曾焯文似乎並不知羅正平的考證,只是參考了《粵語審音配詞字庫》,從《康熙字典》搬字過紙,又強說「耳目不相信」引申為「掩人耳目」云云。

1.羅正平《廣州方言詞彙探源》,《中國語文》1960年第3期,頁132
2.粵字匯唐文 150121 ep34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XzuE-bfcM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