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自決派」沒有不勇武的本錢

人大釋法不僅劍指梁、游二人,還殃及池魚,好一句「『民主自決』本質上也是『港獨』」,劉小麗、姚松炎、羅冠聰、朱凱迪,在隨時喪失立法會議席下,要麼配合中共做政治花瓶,要麼只能趨近勇武派路線!

在這裡,筆者想說一個故事給「自決派」聽。「中國民主同盟」(以下簡稱「民盟」) 於「國共內戰」期間與中共合作,反對國民黨一黨專政。國府遷台,中共建國,毛澤東初時仍對「民盟」客客氣氣,將之列作八大民主黨派之一。怎料 1957 年「反右」襲來,「民盟」被劃為「右派」,並遭「改造」,從此失去獨立自主,淪為陪襯。

劉、姚、羅、朱可以緘默其口,專注討論民生議題,減少政治表態。然而,前車可鑑,你乖乖與他合作,他就不會吞噬你?別癡心妄想了。謝雪紅緊跟中共指示主張「台人治台」尚且難逃批鬥,何況彼輩是鼓吹分裂國家的「港獨」分子?

「民主自決」本來意指「用民主方式自行決定香港的前途未來」,結果不一定是「港獨」。李飛把它等同「港獨」,他朝難保「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亦成了「港獨」,試問「泛民」又該如何自處?

事到如今,非建制派陣營不得不堅決「反共」。「反共」非徒靠集會、示威、遊行,非常時期必須採取非常手段,集體總辭也好,打鬥也好,配合體制外動員群眾進行有計劃、有部署的街頭衝擊。能否替香港打開一片天未可知,但至少阻止我城繼續沉淪。

前晚 (11 月 6 日)「佔領西環」所以成事,下午「民陣」舉辦反釋法大遊行起著一定聚集人流的作用。「社民連」、「香港眾志」和差佬糾纏,抗爭果效不大,卻換來時間讓勇武派攜帶足夠裝備 (如雨傘、眼罩、口罩) 上前線。到了 9 時左右,與差佬對峙的,基本上全是勇武派 (梁、游除外)。特別值得注意,「熱血公民」無參與箇中組織、善後,其一直強調的「自由活動」、「不受傷,不被捕」原則依舊為勇武派所恪守。儘管佔領「散水」收場,一種新抗爭模式已經成形。

我們毋須為團結而相同,但未嘗不能為相同而團結。回想 928 「雨革」順利發動,「雙學」被捕、「三子」啟動「佔中」、「熱血公民」在海富留住人群,缺一不可。7 月 1 日「本民前」、「青年新政」發動包圍「中聯辦」夭折,前晚則行動草具規模,還懂得「敵進我退」,棄後門出正門。無他,「各司其職,互不干涉、鞭撻」比「單人匹馬」好,十分清楚。

當然,如果「泛民」、「自決派」冥頑不靈,死守「和理非」,譴責勇武派,團結、合作無從談起!

不過,觀乎李飛趾高氣揚地說:「香港有一些貌似法律權威的人,從《基本法》制訂時就散布歪理邪說……我佩服剛才我們內地的兩個記者,他們雖然是搞記者的,但是他們對《基本法》的研究,我看勝過香港所謂的貌似法律權威」、「這股思潮不是現在才出現,只是過去是『隱性港獨』不敢公開,到現在這些人他也不敢公開的打出『港獨』旗號,但是他有一個非常險惡的辦法就是挑動年輕人」,「泛民」、「自決派」根本沒有不勇武的本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