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評論者指出呈於表面的事實:“政改有活路 港獨成死路”:因為政改有活路,所以港獨成死路。

政改有兩義:一是政治制度由專制改變成為民主,二是政治統治手段改革,以增強統治能力。
政治邏輯命定:專政統治下,民主是死路;專制統治,特別是極權統治沒有民主改革,只有提高統治能力的改革。

現在中國是極權統治,香港是極權統治下還保留着一些原有自由權利的大城市。實行的是極權嚴控下畸形怪胎的自由制度。

因而,得出的結論是:政改冇活路 港獨是出路。

香港政改只有一條活路:民主;而民主必令共產黨失權、亡黨;共產黨不會坐而待斃,必誓死反。香港政改冇符,民主成了死路,香港政改沒有活路;於是出現了“政改冇活路 港獨是出路”的政治局勢。因為政改成死路,港獨就大有市場,買家眾多;眾多港獨買家走的就是港獨之路;港獨遂成香港人萬眾所歸,萬足所走的唯一出路。

香港政改是死路,根源出在共產黨與港人對一國兩制理解南轅北轍。
鄧共的一國兩制核心精神是「馬照跑舞照跳」,其政治解讀就是資本主義生活方式不變,經濟制度不變;不是統治關係統治方式不變,不是政治制度不變。香港現在是共產黨一黨專政下的資本主義;主權在黨,黨給多少香港就有多少治權,不給就沒有。不給治權就是西環治港,香港黨委治港,今天香港正在進入這一狀態中。

香港人的理解是除了生活方式不變、經濟制度不變外,最重要的是香港的自由人權權利不變,爭取民主權利不變,即英殖民政府留下來的政治制度不變:這個不變的必不可決少的條件是共產黨不干預香港內部政務,在一國兩治架構下實現真正的香港人自治。

兩種不同且不相容的矛盾,共產黨理解壓倒了香港人的理解,一黨專政壓倒了民主;香港民主成絕響,民主冇活路,港獨就有市場,港獨就成為香港人的活路。

你關死民主政改之門,你強行831,我就自行香港獨立建國路。於是,人們看到港獨有市場,港獨有市場表現在從潛藏如無到只有某些人發噏風,到附身於香港學生青年身上,到支持者、同情者超出了青年學生、年輕一代,蔓延到社會各階層,到一些青年政黨以本土面目出現,到公開打出港獨旗號,到拿到百分之二十的選票,到有七名公開或潛在的港獨人士進入立法會…
喂,這只是短短一年間的事實表現啊。

港獨勢力崛起並迅速短短一年間登上立法會選舉舞台,並非無中生有而是事出有因。其一,港獨力量源自1997被劫收後經歷的多次中港對抗,源自於本土運動、佔中、雨傘運動;其二,831的趕人入窮巷,迫香港人絕地反擊。你共產黨用確認書明堵民主棧道,香港人就明度本土港獨陳倉,操正步入陳倉。現在有很大一部分香港人進入本土和獨立的陳倉了。

港獨就是這樣迫出來的黨產品。

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人們看到,反港獨和港獨對抗的實質是黨官鬥港民;絕大部分反港獨之聲出自北京和香港權官;有多少是出自民間的?而港獨之聲全由港人發出!

民間野火旺燒,官方衙中亂出招,推本土之波助港獨之瀾。港獨成氣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