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轉型迷為了讓其中國和平轉型論成立,拿了台灣、前蘇聯、緬甸作實證。
為了節省篇幅,只作簡單駁析。
台灣。中華民國的憲法是憲政自由民主;中共國憲法明規定由共產黨一黨專政。國民黨專政違憲;共產黨專政合法。中華民國回歸民主是從邪路回歸正道;共產黨行民主是走反憲邪道。中華民國除了有國民黨外,還有實力強大的民進黨;共產中國一黨獨大獨專。
前蘇聯有赫魯曉夫,今中國有誰?
緬甸有昂山素姬,中國有誰?
結論是,台灣、前蘇聯、緬甸可以由專制和平轉型到民主,中共國不能!

一,中國的和平轉型=0
什麼是轉型?
就政治社會方面來說,轉型就是社會制度、社會運作模式根本的型態轉變。
轉型的主導者是政治社會的主控者;所以轉型是統治者的政治變革。
轉型(尤其是和平轉型)的決定性條件是有強大到統治者不能不認真對付的體制外力量,還是加上有理性的統治者這一附加條件。
轉型會不會發生,決定於統治集團中有沒有產生相信民主並願為之奮鬥的異議者,而且敢於與原統治集團分裂,敢於站到人民民眾一邊,爭取到人民的支持。
即使完成了轉型過程,但是「新型社會」能不能生存運作,決定於組成新型社會成員能否在新型社會良性互動;有人說決定於成員的素質,有人說是公民社會發展;都是同一個意思。
不論是轉型的出現還是新型社會制度的維持,都極需要國際介入和支持。
現在有請中國的轉型迷們判定中國有沒有轉型、和平轉型條件?
[1] 中國有沒有強大的體制外民眾壓力?中國有沒有體制外成型的民眾壓力?
[2] 中國有沒有體認民願民意的統治者?
[3] 中國統治集團內有沒有類似胡耀邦的親民眾、親民主的統治者?即使有,他們敢不敢從統治集團內站出來,站到人民和民主一邊?
[4] 現今國際社會有沒有願意為中國民主捨棄與共產黨示好以討取經濟利益的國家?
四個條件都是否定的,即是中國和平轉型條件(可能性)=0。
在和平轉型可能性=0的中國政治現實中,一批奴才心態的轉型迷竟然高呼中國必定和平轉型、中國正在和平轉型。

二,幻想獨裁者行民主
寄希望於習澤東行民主的常態理論是這樣的:專制政權出現一個一言九鼎的強勢獨裁者;這個獨裁者富有政治遠見,有民主思想和「求萬世名」的雄心壯志。這個有遠見的獨裁者想當民選總統而向右轉。
一個人在集權成功、獨裁地位確立後選擇民主政治道路,完全違反人性和政治權力規則,純是以一廂情願的幻想取代政治現實。人性是無權要權、有權要多權強權獨占權;權力有自我擴張本性,凡權力都有趨向絕對化和獨一化的本性。幻想一個人在集權成功並成為獨裁者之後實行反集權反獨裁的民主,比101夜還101夜。

三,轉型迷的謊言
轉型迷要人們相信他們的謊言,然而謊言是沒有事實根據的,於是他們用幻想當事實欺騙萬眾。
和平民主轉型是100%假貨,新皇帝集權專政反民主則100%如假包換的真材料。用假貨作迷幻藥騙人入信、接受、忍耐極權統治。人們一旦陷入轉型迷的迷幻陣,就永世不會覺醒,永世做穩奴隸。
他們的幻想是這樣的。絕大多數專制政權的獨裁者是殺人魔王;但是,其中會出現極少數和平轉型的英雄。這些大英雄初登大寶時,幾乎沒人能預知他的真實意圖,直到條件成熟,時機合宜,他才突然宣佈轉型,並且雷厲風行實施,那時就無人可以阻擋他的決定。這是為習近平度身炮製的新皇帝幻想。
轉型迷騙技倒很高超,他們說:第一階段,在習近平剛登大位時,是其地位最脆弱之時,他必須表現為專制的忠實捍衛者,多說“左”話。
高明就在這個細節藏着魔鬼:習新皇不是多說左話,而是多行左政!偷換概念和混淆事實,把真實的行左政說成假意的說左話。人們往往不自覺中接受了這個魔鬼。
一句話,就是奴隸、奴才寄希望於極權獨裁者自願自覺行民主!?於是人們看到最滑稽、最無厘頭、最荒誕不經、最兒戲的表述:轉型的主導者是中國僅次於毛澤東的新核心、大獨裁者,習近平新皇帝。

四,和平轉型論必反民主
和平轉型是虛假的,權力精英則是實在的;和平轉型依靠權力精英,需要協調不同背景不同利益集團中的精英權益,只要稍具政治常識就可判斷,這些精英利益是反民眾反民主的利益,相配對的精英政治也必然是反民主的。
好像有一條不成文規律:精英主導即是精英專政,凡精英必反民眾、必反民主。精英有一個成本極低的反民眾反民主理論:民粹。
甚麼是民粹?張三已經作過多次說明:不接受精英領導的民主就是民粹。

根據以上所說,可以給出的結論是:和平轉型實質是排除轉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