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拉得勢,只因沙赫特投資有道

春秋齊國桓公曾求教管仲:「寡人有疾,寡人好色,且常使爵腐於酒,肉腐於俎,得無害於霸乎。」意思是我份人又好享樂好色,個人品行修身不行,不知會否影響齊國將來的命途。管仲答:「宮中之樂無所禁禦,不害霸也;舉賢而不能任,此害霸也。」簡單點就是領導縱使沒能力、品行平平,但能放任有能力的屬下,一樣能夠將國家治理得好好。管仲擅長經濟,齊國不論是國庫及國民都富裕,終於能令齊國稱霸。

不管是遠古還是現代,民眾其實是最關心自身的生活條件、財富,其次才較抽象的公義、公平、民主概念,如果管理層能夠令群眾滿足,其實大部份都不介意國家是否獨裁、法西斯等等。二次世界大戰前的納粹黨給現代人印象是極右、種族主義、理念形政黨,很多人都不理解為何理性的日耳曼人會支持瘋狂的希特拉,實際上納粹黨在初初執政時,便是實幹型拚經濟,經濟做出成績,群眾才願意跟隨執政黨起舞。

當然希特拉這個人對於經濟是完全不認識,但他卻懂得任用屬於自己的管仲。亞爾馬.沙赫特博士(Hjalmar Schacht)是德國出名的經濟學家,在威瑪政府年代曾經出任過德國央行行長,曾經令貨幣通脹得到穩定,希特拉上台後再起用他為財政部長、首席經濟顧問,而且對他極為信任重用,在納粹黨執政初期在國內推行了不少公路基建促進就業,另外不斷推廣旅遊業,鼓勵國民儲蓄,操縱貨幣供應令通脹壓制。

在1932年至1936年間德國失業人口由六百萬降至一百萬,工業生產值提升100%,股票市場也反彈不少,令日耳曼人憧憬納粹黨能夠帶令他們德意志帝國再次崛起。值得一提沙赫特博士在穩定貨幣匯價及尋找外國投資是與國內的猶太人合作,例如華寶銀行的MAX WARBURG等等,他一再向這些猶太人保證安全,只要能讓國家繼續盈餘,希特拉及納粹黨那些種族主義只是喊喊而已。希特拉在這段時間對於猶太人態度還有點克制,直到他們覺得擁有足夠的資源時候,才對猶太人進行全面取締。至於希特拉對沙赫特博士的信任,從他後來參與謀殺希特拉的政變失敗時,希特拉選擇原諒了他可以看得出。

春秋齊國人、一戰後的日耳曼人、今天的美國人及香港人也好,對於他們來說經濟才是首位,你能夠攪到每個人都可以分享經濟成果,不管你攪講統一還是講獨,群眾也願意追隨。相反只要經濟破敗民不聊生,就算不用鴨脷洲口音來引發廣場制憲暴力邊沿論,群眾也會因小事出來推倒現有政權,試想歷史至今所有政權更替與革命是與經濟無關的,以現在的香港經濟環境而言,那些人現階段提倡的是講獨還是港獨大家是心中有數,當年武昌起義宋教仁與湯化龍二人只花了十四天便制訂《中華民國鄂州臨時約法草案》憲法(全六十條),今天提倡廢憲建國、廣場立憲、香港建國的年青才俊的憲法草案準備了多少?睇過。

(PS:現今有不少學者研究當年納粹的經濟政策,其中有一本2008年美國出版《The Wages of Destruction: The Making and Breaking of the Nazi Economy》中指出納粹黨高層是誤判資源已經足夠,導致提早撤換沙赫特博士,讓二次大戰中出征蘇聯時準備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