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香港把脈 —— 給來屆特首的一些建議(之九)

早前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再度語出驚人,說學生自殺是因為他們自身欠缺「生涯規劃」。這驀然使我想起星球大戰裏的白兵,每個都像工廠裏複製出來,長大後就只須聽從上級的命令。若突然有一個像第七集中忽然覺醒,就上級所下的命令詢問究竟,就只能被組織無情地拋棄,甚至消滅。但我想我們可憐的學生大部分並不能像那白兵一樣加入革命軍。當他們被社會否定後,很大機會因沒有可見的出路而變成別人眼中的廢青,甚或因自覺辜負了眾人的期望而無奈選擇了自殺一途。

我用星球大戰裏培訓白兵的方法來比喻現在香港的教育,是因為香港當前的教育,就像星球大戰裏的情節一樣,給當權者壟斷。整個教育制度由教師資格到課程範圍,都統一地由政府官員話事。結果其制度就像工廠裏的機器一樣,把學生一個一個複製出來。每個學生都像白兵一樣被訓練成士兵,按既定的規則去「學習」,罔顧他們本身的興趣之餘,亦嚴重扼殺了他們的思想自由。吳局長跟着就責怪學生沒有自我「生涯規劃」,試圖把學生自殺的責任推卸給學生本人,也難怪聖士提反的校長公然在家長會中反對有關結論。

但問題可沒想像中那樣簡單,因老師們的問題更大,在現有制度下他們已變成製造白兵的「機器」!因課程範圍全給官員控制,老師們並不能就着自己所熟悉的範疇或喜好,隨着時局變遷而自行調整。因此早前有關中史科應否加入香港元素的討論,我一看便知是在浪費時間。試問有誰能保證每一位中史老師都對香港歷史有深入認識?強行把有關歷史列入課程裏,老師們就只能囫圇吞棗地教授,而學生們亦只能填鴨式地接收,大大降低了香港歷史的趣味性,使學生更沒興趣去主動認識相關歷史。

但即使個別老師有心去教,他們每天卻要為滿足教育局要求,機械式地去做與教學無關的行政工作,例如填表格、寫報告等,所花時間遠超他們為學生備課的時間。政府美其名是為學生監察老師的質素,但事實卻是適得其反,減少了老師可以花在學生身上的時間,使教學質素每況愈下。但政府卻把問題歸咎於老師,在董建華時代推出了「基準試」,以考試來保證教師的素質。這使老師百上加斤,為應付額外考試而犧牲更多寶貴的時間。

考試真能提高老師的質素嗎?為什麼現在連大學講師的水平都為人垢病,使要為準備「基凖試」而上課的老師們都覺得在浪費時間?就是因為回歸後連大學都用了像考試的評分制度,以學術文章的多寡來決定講師質素的高低。但這些數字很容易被操控,如把文章分拆,或特地跟隨編輯所好而寫文章,以增大自己在其學報被刊登的機會。現在大學聘請了很多來自內地的講師,連社會科學系也不能倖免,原因並不是簡單的中港融合,而是因為內地人比外國人更懂考試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