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字亂象》之八:恁

粵語謂如此曰「咁」,有/kɐm2/、/kɐm3/二音,《廣州話方言詞典》以「噉」/kɐm2/和「咁」/kɐm3/區別之,坊間一般均寫作「咁」。「咁」和「噉」都是假借字。

詹憲慈考本字為「恁」,誤矣。「恁」本義是思念,《廣雅·釋詁二》:「恁,思也。」《玉篇·心部》:「恁,念也。」後世多見於方言,表示如此、那個、怎麼等。《正字通·心部》:「恁,俗言如此也。」清·劉淇《助字辨略》:「恁,方言,此也。」。《廣韻》「恁」有「如林切」和「如甚切」二讀,分別對應粵音/jɐm4/和/jɐm6/。綜上所述,「恁」義合、音不合,未可謂「咁」之本字。

〔前修未密〕詹憲慈《廣州語本字·卷一》(1924) 恁樣:恁者,如此也。俗讀恁若紺。或寫作咁,誤也。《朱子語錄》「聖人作易,教人去占,占得恁地便吉,恁地便凶。」所謂「恁地」即恁樣也。廣州人以咁為恁,不知恁之為本字耳。……《正韻》:「恁,忍甚切。」今讀若紺,音之轉耳。」(筆者按:原文過長,僅作節錄。)

〔正字不正確〕彭志銘《正字審查》(2007) 「咁」的正字是「恁」。「恁」,絕非方言,而是優雅的古漢字,宋代歐陽修之《玉樓春》:「已去少年無計奈,且願芳長恁在。」便早將「恁」字入詞,作「如此這樣」解矣!

〔一錯再錯〕曾焯文《本土粵文》ep16(2014) 咁gam=>恁yam,一音之轉,轉一轉聲母,(恁)就變成「咁叻」的「咁」。《廣韻》《集韻》《類篇》?如林切,音壬。《博雅》思也。辛棄疾《沁園春》君非我,任功名意氣莫恁徘徊。柳永《定風波》早知恁麼,悔當初不把雕鞍鎖。《董西廂》八:恁時方有音書至。

謬誤辨析:「恁」是日母字,日母字廣州話聲母基本上都讀/j/,難以轉讀/k/,絕非一句「音之轉」可輕輕帶過,詹憲慈未免濫用聲轉之弊。彭志銘因襲其說,卻不提讀音不合的問題,又「絕非方言,而是優雅的古漢字」云云,不審「恁」字表示如此、那個、怎麼,確是後世的方言用法。曾焯文嘗試解釋音轉,亦是毫無理據的「一音之轉」。

本土粵文 140806 ep16 part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6N0ME3Id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