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字亂象》之七:尐

「啲」/ti1/(又音/tɪt7/),助詞(含複數義),表示一點、一些,例句:(1)畀~佢。〔給他一點兒。〕(2)呢種藥貴~。〔這種藥貴一些。〕

有說本字是「尐」,非也。《廣韻·入聲·薛韻》:「尐,《說文》少也。姉列切。」《方言·卷十二》:「尐,小也。」「姉列切」當讀為/tsɪt8/,音不合「啲」。「尐」罕見於文獻,釋義「少」或「小」,無書例佐證「尐」與助詞「啲」用法有關。(按:韻母/ɪt/的陰調字廣州話多讀下陰入,故「姉列切」擬成下陰入。)

此說出自孔仲南《廣東俗語考》,彭志銘《正字正確》因襲之,曾焯文又誤解「古無舌上音」以證「尐」可音/tɪt7/,愈解愈錯。
〔前修未密〕孔仲南《廣東俗語考·釋情狀》(1933) 尐:—讀若顛入聲。少也。『說文』—。子列切。少也。重言之曰——咁 多。又爭—多。俾—添。開—。埋—。高—。低—。皆言少也。

〔正字不正確〕彭志銘《正字正確》(2006) 尐:「尐」,注音「子列」切,解作「少」也!「高啲」(高些少)、「爭啲」(爭少許)、「個啲」(那些),就是「尐」啦!

〔一錯再錯〕曾焯文《本土粵文》ep16(2014) 參考彭志銘《正字正確》,「啲」正字是「尐」。《集韻》「子列切」。《說文解字》:尐:少也。《馗書》:鳳之馮風也,尐雛不能群,故卒從以萬數。《說文解字》譚長說,沙或從尐。廣東話有從z音變成d音的現象。根據清代學者錢大昕所云「古無舌上音」,舌上音「知」、「徹」、「澄」,即係z/c音,中古和上古漢語只有舌頭音「端」、「透」、「定」,即係d/t音。字根追音法:啅卓 doek coek、都諸 dou ze、登橙 dang can、雕周 diu zau、滴摘 dɪk zak,可見d同z好多時都相通。
謬誤辨析:孔仲南「尐讀若顛入聲」,並無合理的音轉解釋。彭志銘既引「子列切」,卻不知「子列切」為何音,連基本的反切原理也不識,只是因襲孔仲南之說。

曾焯文解釋雖詳,卻是通篇亂解:
(1)誤解書例。「尐雛不能群」猶言「小雛不能群」,此「尐」用作形容詞,與助詞「啲」無關。

(2)誤解「古無舌上音」。曾焯文以為中古舌上音等同今廣州話聲母/ts/、/ts’/,而不知廣州話/ts/、/ts’/、/s/這組聲母來自中古舌上音、齒頭音、正齒音,又不審「尐」字屬齒頭音精母,本就不適用「古無舌上音」理論。

(3)杜撰「字根追音法」。諧聲原則乃用來構擬上古音而非推求現代音,曾焯文列舉的各組字,聲符相同而聲母不同,乃循粵語演變規律所致,各自與中古聲母對應。所謂「字根追音法」,乃曾焯文之杜撰,用聲符來猜測現代音,按其說法,某聲符的形聲字組,聲母有A、B、C,韻母有X、Y、Z,則該聲符的形聲字,聲母可以A、B、C互通,韻母可以X、Y、Z互通云云,——毫無音韻常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