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天要陳雲滅亡,必先令陳雲瘋狂

自立法會選戰開始,本土派多個參選的組織不論是本民青還是熱普城,各自亦為議席已露出難看的食相。為了攻擊票源相近人士,你一句「幾時永續基本法?」、我一句「幾時時代革命?」。明明大家都是一事無成,不用分那麼細,卻不修其身而批判他人。

然而,當中最令人側目的無疑是最強調做人要正直、講正道的城邦派一干人等。

自參選立法會開始,以陳雲為首的城邦派認為「永續基本法」是香港重奪主權的唯一途徑,更目中無人,不斷攻擊提倡武裝革命的港獨派,甚至使用當初香港左膠及泛民主派常用的論調「你都無軍火,憑咩打贏解放軍?」務求從激進派手上搶回選票。

而現實就是當一個人已經成了激進派,除非力有不逮,否則是絕不會退回相對溫和的「永續基本法」路線。提倡勇武抗爭是陳雲當初種下的根,如今獨派被你激化了,卻是覆水難收。加上城邦派一眾狗眼看人低之輩,多次嘲笑激進派系。結果連帶熱普的立場亦變得不倫不類,失了激進派支持又擴大不到溫和人士的票源,此為陳雲最大的誤判。這個誤判不單輸了自己,更連累了熱血公民和普羅政治學苑。

犯錯原本改了就好,但城邦派首腦陳雲一直以來都是以宗教常用的手段作招徠。言辭間,他多次暗示自己料事如神、比一般人看得更遠、自己是唯一不會誤判、最有大局觀的人。一直以來他不斷要其支持者直接跟隨他的路線,間接要所有支持者放棄思考,直接成為他的教徒。但如今立法會選舉出現重大誤判了,陳雲不可能直接承認自己犯錯,結果只能諉過他人,不斷指罵「香港人不信陳雲」、「中美聯手圍攻陳雲」等言論,儘管有部分筆者也是相信的,但在有力證據出現之前,用這些論點來攻擊根本毫無說服力,不提也罷。

如是者,這種諉過他人的手段漸漸發酵,就演變成現時城邦派今日的獵巫行動。無他,如今陳雲下錯棋了,為了轉移視線,讓教徒注意不到「陳雲亦有誤判時」,他們只好四處攻擊,正如每當中國內部出現動盪時,解放軍必定會派船到尖閣諸島一樣。

起初他們攻擊本民青,雖然其論調和語氣仿似一名怨婦,不斷調侃青年新政的無能、嘲笑港人錯投了廢物、甚至在無證據之下直接指控他們是中美派來的。畢竟青年新政本身亦不算獨派同路人,即使城邦派的人手段拙劣,但亦非不可。最多只會讓自己失去了公信力,就如葉政淳的「Post得出黎就唔會理真偽」一樣。

後來青年新政幾近滅黨了,他們沒有了有力的攻擊對像。只好將獵巫行動不斷擴大,連在選戰期間沒有像瘋狗一樣狙擊青政的親熱普城人士亦被視為「牆頭草」、「世界仔」,又要皇天擊殺了。

有趣的是現時所謂被「清算」的人,皆以支持黃毓民者為主。黃毓民是誰?他就是一個「包容港獨、唔包容反骨仔」的老前輩。又或者說,支持他的人大多數是「世俗派」而非陳雲信徒的「原教旨主義者」。對城邦派支持者而言,港獨派就是他們最大的對手,因此他們已經將港獨派視為頭號敵人,此處提及的港獨並非本民青所提倡的「時代革命」,而是民族黨或者其他組織宣揚的香港獨立主義。

不過,以城邦派的政治能量,根本不可能影響到黃毓民分毫。因此他們只好退而求其次,攻擊所謂親黃派既「KOL」,好讓由下而上將黃毓民的力量瓦解。籍此奪其政治能量。

今日尚且無權無軍火,城邦派已經要對所有非死忠支持者喊打喊殺、皇天擊殺。他日這群信徒若果成功奪權,必會肆無忌憚地對獨派及非城邦派教徒進行各種屠殺及因私怨而起的清算。既然你都想屠殺我們全家了,那我們為何要支持你? 至於熱血公民在日後想走「世俗化」還是「原教旨」路線,就由他們自行決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