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有五獨:維獨、藏獨、台獨、港獨、蒙獨。

台獨在共產黨控制之外,台獨最堅實;其餘四獨在共產黨控制中,四獨中蒙古獨意最弱,港獨最年青,一崛起就氣勢如虹。

台灣由在台的中華民國反攻大陸統一中國,到後來中華民國之統一內容被台灣本土人掏空,填入台獨;變成了華獨。台獨是由統演變成為獨;其餘四獨要爭取離中(共)統才能成獨。

獨的強弱,以主獨民眾多寡、意願強弱而定,而主獨民眾多寡、意願強弱又由獨立思想能否深入人心而定;獨立思想能否深入人心又由獨立理據、給民眾實利、滿足民眾意願而定;所以,今天港獨反港獨雙方爭論的焦點是獨立的利害和人心是否主獨。

反港獨的姓黨傳媒極言港獨之害猶如世界末日,等同墮落地獄。

站在香港民眾立場,應該無異議,獨立之利比被統之利大,更符合人心。若有異議,請持異議者先鼓吹和促進自己國家解體、並從本身做起,帶頭解散自己的家庭。

若反港獨者一方面力主消滅港獨,同時在另一方面維護共產黨的獨(黨獨、權獨),視自己家庭是風可進雨可進皇帝不可進神聖獨立體,對這種人,只好視之為口是心非、兩面派、偽君子。

共產黨說,港獨絕對沒有條件;北京認為「港獨」只是偽命題。

為甚麼如此?

理由是,港獨的土壤是共產黨搬填出來的,港獨的苗是共產黨澆灌成長的。所以,共產黨不願、不敢承認有港獨存在;一承認就等同承認自己是港獨主凶。為了推卸責任,「港獨只是偽命題」因之而出。

但是港獨又如日出月落一樣眾所週見鐵一般的事實,而且是正在崛起和正在壯大中,於是在高叫港獨是偽問題的同時又拔高撐脹港獨,作為重手打擊港獨不留情的理據。

似乎,曾經有過放軟身段軟性治港的官方明示或暗示,但只是曇花一現,如夢幻般在人們腦中一掠而過。人們腦中深刻的印記是一個硬字;共產黨過去、現在、將來都必然用硬手段控港。共產黨與港獨的鬥爭勢必是硬碰撞;《「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白皮書和全國人大的「八三一」規定是標誌。

今天的共產黨及其香港代理人表現出義無反顧反港獨的英雄狀。那麼人們就有必要翻出他們的「獨史」,顯示「獨主」毛澤東的「獨跡」,讓其呈現在眾人面前。人們會看到,歷史和現實給出一個結論:湘獨繼承人反港獨!

1920年代最著名的是毛澤東的湘獨。毛湘獨史跡已經是「公識」,此處從略。

1927年11月謝雪紅,在上海租界參與建立「台灣共產黨」(日本共產黨台灣民族支部),翌年4月15日,也就是台灣共產黨在上海舉行成立大會,以謝雪紅為大會主席,大會以「追求台灣獨立、成立台灣共和國、樹立工農政府」為宣言。

共產黨人謝雪紅是台獨始祖。

1931年代共產黨的瑞金蘇獨。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即瑞金蘇獨)成立於1931年11月7日,由中國共產黨在共產國際的支援下,在中國大陸所建立的第一個全國性割據的馬列主義的共產主義政權,主張各省市各民族有獨立自決權。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與當時的中華民國國民政府相對立。

瑞金蘇獨是港獨榜樣和前輩。

1950年代香港「自治、獨立」的聲音並非現在才有,有「港獨之父」之稱的香港企業家馬文輝早在1950年代就主導成立了「聯合國香港協會」,他根據《聯合國憲章》的第一條和第十一章(關於非自治領土之宣言)第73條的精神,提出落實尊重人民平等權利及自治原則,並在整個60和70年代經常發表反殖民反獨裁的港獨言論及宣揚民主自治理念。這應該是民主港獨之始,故馬文輝榮獲港人尊稱為「港獨之父」。

以上是從網上工具書抄來的資料;從這些資料看來,共產黨是台獨的鼻祖,今天的香港本土和港獨是共產黨毛澤東謝雪紅等人的接班人而己;今天的陸共港共反港獨,不反毛湘獨謝台獨,怎麼能服人?

要知道,港獨只是湘獨繼承人而已。